游遍天下,尽在 --- 东队网

东队网

国内旅游

   旅游路线    游记    华东    华南    西南    西北    东北    华中    华北

国际旅游

   港澳台    东南亚    全球旅游    欧洲    非洲    东亚    北美    南美    西亚    大洋洲

户外运动

   旅游装备    自驾游    人在旅途
你的位置:咚咚网 > 国内 > 科技世界 >

在阿尔卑斯山下呼吸——贝希特斯加登两日游

发布: 2011年2月28日 | 编辑: 小银鱼 | [点击收藏本文]

■东■队■网■WWW.dONGDui.cOm/docs/0/7/766.htm 

(一)

当我踏上行程的时候,我不知道只身一人奔向阿尔卑斯山的选择是否正确。同伴是一个只喜欢往德国大城市跑,看看教堂、市政厅、广场、雕塑,逛逛商店扫扫货的主。也许对于我的选择他怎么也不能理解,来回路途就已搭上20几个小时是否值得。我也不知道是否值得,事先做的功课里对贝希特斯加登(Berchtesgaden)的阿尔卑斯风光褒贬不一,颇有一两个人很有见地的评价说不过尔尔。

选择买周末票(37欧)上路。到德国三周,别的学到的不多,但火车站的自动售票机已经玩得飞转。因为周末票只能坐区域列车,所以需要转6次列车才能到达,路上如果某趟列车晚点衔接不上,基本在日落之时是无法抵达贝希特斯加登的。一路转车很顺,直到从奥格斯堡开往慕尼黑的那班仅需运行50分钟的列车晚点了20分钟抵达慕尼黑,只留给我90秒钟从17站台飞奔到6站台。天啊,多久没这么狂奔追过车了,再加上并不轻的摄影背包。最后的50米腿像灌了铅。终于成功爬上最近的一节车厢,心脏都快从喉咙里蹦出来了。没想到,第一次到德国留在慕尼黑的记忆就是这极速90秒。车驶出慕尼黑天就开始乌云密布,不一会儿雨点洒落,心里不禁有些担心这会不会是个泥泞的周末。车接近Freilassing,雨停了,铁道旁阿尔卑斯的田园牧场风光尽显,阿尔卑斯山群峰已在不远处招手。最后的一段车程,铁道旁有一条欢快的、狭窄的河流伴我们行进,河水呈乳白色,不曾想这就是最终流到贝希特斯加登小镇的贝希特斯加登河。17:45,在离开Bad Kreuznach小镇11个小时后,我从德国的西部蹿到了东南边境。出火车站,抬眼便看到的云雾在远山的群峰间游荡,阿尔卑斯山群峰巍峨耸立,俯瞰着这座边境小镇。雨后的小镇空气格外清新,深深的吸一口气,如口含了一块薄荷糖般清爽,于是我开始贪婪的呼吸,在阿尔卑斯山下尽情呼吸。

18:15最后一班奔向Ramsau村的RVO公车准时到来,3.1欧,在司机的提醒下我在Ramsau教堂站下车。面前就是建于1512年的Ramsau教堂,白墙黑屋顶,简洁朴实,没有先前看到的科隆大教堂和美因茨大教堂那么威严凝重。左手边是一条最终汇成贝希特斯加登河的河水。我始终不知道该称它小溪还是小河,它显然比小溪更富激情,单单听它低吼就知道它在提醒游人:它才是Ramsau村的主角。河上间隔一段就有一座木桥,公路始终伴随着溪水逆行而上。在公路和河水的两旁散落着大小不一的德式屋舍,似乎没有什么布局可言,但与环境却那么的协调一致,好像从始至终它们就是自然的一部分。因为没有提前预定房间,我只好一家一家的敲门询问。居然很多家都满客,最后找到一家,离教堂也很近,20欧包括早餐,厕所和浴室是公用的,但都非常干净。进屋发现河水就在窗下流过,屋内没有电视、电脑等设施,但在这样的环境下这些设施似乎有些格格不入的感觉。

放下背包,决定立刻穿过魔法森林到Hintersee湖去。逆流而上,去向魔法森林的小道入口就在小河的左手旁。一路上河水始终是乳白色的,水面上漂着淡淡的薄雾。4公里的魔法森林之路树木茂密蔽日,旁边不断有山泉飞泻下汇入河流,林间可闻见清脆的鸟鸣,空气好得像是毒品,吸一口就会上瘾,让你按捺不住的做深呼吸。后半程的魔法森林之路,山谷渐深,河水在岩石间翻腾。林间并不安静,因为河水始终都在低吼。在视野能及的范围内,除了河水是乳白色的,其他就是让人眩晕的绿色,是一种极度湿润的绿色。一路上,只有几个当地的年轻男女嬉笑追逐着走向Hintersee。因为我不过是个匆匆过客,这次旅行也是印有行程单的一次旅程,所以我没有时间在这段林间漫步,匆匆赶路奔向Hintersee。4公里的林间山路一点儿也不觉得遥远,而且感觉太快就走完了,也许是一路上都在幻想自己能在林间拥有一个小木屋的缘故。哎,现在回想起来真的有些许的遗憾,为什么当时不能让全身的每一个细胞在林间多呼吸片刻呢!

(二)

魔法森林的尽头,一片湖泊呈现在眼前,湖里长着稀疏的芦苇,湖水清澈见底,在湖对岸山峰的掩映下渐呈碧绿,对岸可及一两栋屋舍,没有游人或居民出入。湖面上野鸭悠闲的散着步,估计也已经饱餐之后了。因为林木的遮掩,我只能看到很小的湖面,沿湖岸向北,找到几处可欣赏整个湖面的视角,分别驻足拍片。湖面雾气渐浓,左岸密林后一阵仙气飘来,好像中国古代神话故事里的神仙云游而至。不过这是德国,只有上帝出没的地方,上帝只是以万丈光芒的形式出现,所以我肯定没见到上帝。对岸山腰上仍有少量未化的积雪,溪流就应该是这些积雪形成的吧。山顶晚霞驻足的最后一点点痕迹也逐渐褪祛,无法环湖步行一周了,掉头回程。这次走的是公路,公路顺着山势蜿蜒曲折,路程应该比走魔法森林路程长,一路上无人,路旁高山牧场上时有牛羊吃草,其后三五农舍散落,一派宁静祥和的田园风光。回程终于走累了,腹中无食,饥肠辘辘,回到Ramsau村的时候天已将黑,由于房子长得都差不多,险些找不到我住的那一家农舍。门是半掩着,推门进去,里面悄无声息的,以为主人外出散步还没回屋,于是仍将门半掩上到二楼,到淋浴间爽爽的冲了个澡,终于缓解了一部分疲乏,回屋吃带来的晚面包,饮料已经喝光了,就着自来水吧。德国的自来水是可以饮用的,更不用说这是阿尔卑斯山下的自来水,应该是山泉级别的啦。屋里没有任何娱乐设施,正好爬上床享受河水枕边流过的惬意。很快睡去,这一晚,睡得很香,在阿尔卑斯山脚下枕着河水沉沉的睡去。

三)

这一觉睡得很香,似乎只经历了一闭眼、一睁眼。当我睁开眼已是凌晨4点半钟,我又听到了河水欢快的歌唱,拉开窗帘望去,天蒙蒙亮,没有行走的人。只有流动的水。简单洗漱,收拾行囊,准时5点钟潜出农舍。深深吸一口气,这清晨第一口空气真是清新怡人,带着阿尔卑斯特有的气息一股脑的涌进我的肺里,散布到肺里的每一个角落,彻底的让双肺也洗了个澡。

很快站在欣赏Ramsau教堂的小桥上,朝阳尚未露面,Ramsau教堂朴实无华,和周围花草树木一样沉寂。还没有理想的光线出现,索性进到教堂院内看看。进门便是一小块墓地,几十个墓碑镌刻着几十个名字,鲜花摆设于左右。可能数百年来就是这些墓碑陪同Ramsau教堂走过了无数风风雨雨,直至今朝呈现在我眼前的那一刻。我没有推门进入教堂,而是绕到教堂后方的小山坡上,那里有一块更大点儿的墓地,墓地锁着门,禁止入内。在这个角度,可以更好的欣赏阿尔卑斯山脚下Ramsau教堂的全貌。东边的朝霞渐渐增多了,变红了,我赶快跑回小桥上,等待时机按下快门。教堂并没有像我想象的一样最先接受清晨第一屡阳光,而是远处巍巍群山的山尖,可以看到霞光逐渐在远山的山尖勾勒出一道暖暖的轮廓线,随后便是整个山顶,逐渐下降到半山腰部都被暖暖的光线覆盖。在整个过程中,我无数次的按下快门,记录下了这个美好清晨最美丽的景色:小桥、流水、教堂、、霞光、阿尔卑斯山林。很快,远山背后大团的白云涌出,像是在山后睡了一晚清晨起来散步的,此时已是早上6点钟,而Ramsau教堂仍然没有沐浴在朝阳的光芒中,我决定出发返回Berchetesgaden镇。说实话,没能在清晨重返魔法森林和Hintersee湖是这段旅程的最大遗憾,还没有离开Berchetesgaden我就开始想念那里欢快的山涧、活力四射的河水、温情的魔法森林以及宁静的Hintersee湖。

徒步返回Berchetesgaden镇路程将近10公里,沿途景色仍然很美,我独自欣赏着阿尔卑斯山,体会着阿尔卑斯每一个元素对视觉带来的冲击。Ramsau村头的一家面包店已经开门营业了,这令我非常高兴,因为经历了旅途的奔波,腹中早已空空,花了3欧元买了一块蛋糕和一杯新鲜未加糖的酸牛奶。这是这段旅程中第一次花钱来满足肚子,也许在那个时候精神食粮真的更重要于物质食粮。出了面包店,背起背包,一手拿着蛋糕,另一手握着相机,迈开轻快的步伐奔向Berchetesgaden。有这样一种感觉,能够一辈子的这样行走那该多么幸福!同时也非常希望此时有一个和我同样的背包客经过,抬起手中的相机定格下这一刻的我,那也将是一幅完美的照片。沿着公路下行,右手边乳白色的河水一直陪我行进。忽然左手边的林间闪出两个小动物,跑到草场上抬头看着我。啊,原来是两头小鹿,我赶紧手忙脚乱的抬起相机,发现已经来不及换长焦镜头了,而且镜头前中灰渐变滤镜还没摘下。我迅速将蛋糕叼进嘴里,换成手动对焦,用标准变焦头的长焦端拍下几张照片,还想尝试着去换70-200mm镜头,两个小精灵已经消失在林间了。随后,我不断的在林间草场搜寻,希望能发现小鹿的身影,然而只有晨起吃草的牛羊散落其间。7点钟了,阳光已经照耀了整个Ramsau地区,路上时而有几辆呼啸而过的小汽车。路牌很清晰,道路曲折向远方,转过一个弯,忽然发现前方浓雾袭来,霎时日光黯淡,农舍和山林在浓雾间若隐若现,走进浓雾笼罩的世界,像是穿行在了梦中。

(四)

经过两个多小时的边走边拍,我终于在8:40到达Berchetesgaden火车站,这里有去向国王湖(Knigssee)的RVO公共汽车。确实有些疲惫了,实在没有勇气再徒步到国王湖,况且回程的火车是下午15:02, 时间也不允许我继续前进。周日的公车明显减少,耐心等待到9:05,841路准时到达,上车买了2.4欧的车票,车上遇上海和广东来的四个中国人,也是去国王湖的,相互交流了一下德国行的经验。车很快到了一站,人纷纷下车,没看清站牌,我也跟着四个中国人下了车,在她们还一头雾水的搞不清楚站名和回程公车时刻表的时候,我已感到错了,询问了售票处的工作人员,发现这里是耶拿峰(Jenner),国王湖是下一站,距离还有500米,迅速奔向国王湖方向,路旁是一些小商店,并没有引起我的注意。很快我就到了国王湖的游船码头。国王湖不需要门票,但必须乘游船才能进入。买了张到终点 Obersee的船票(15.5欧),迅速登船。游船上已经有很多游客,我走向船尾,过道很窄,还有一条硕大的金毛巡回猎犬横卧在眼前。看我有一丝怯意,主人很善意的告诉我迈过去,它不会咬人。我在一对老年夫妇旁边找到了个座位,因为人多,不可能寻到观看圣巴托洛梅教堂的最佳位置。

直到游船驶出,我才真正开始注意这面湖水。临近码头的浅水区湖水清澈见底,而往深水区湖水在群山密林的映衬下碧绿如玉,湖面狭长延伸向远方。开船后,船上的船员就开始用德文介绍国王湖,看来很是风趣幽默,不时引来船上游客阵阵欢笑。船行约半个小时,右岸山崖峭立,左岸山高林密,船员取出小号伸出舱外,对着右岸峭壁吹起了那首著名的什么曲(对不起,实在想不起来了),每吹两三个节拍便会稍停,以便能听到山谷里小号的回音。说实话,小号的原声并不悦耳,然而空谷回音真可谓空灵,可以绕梁三日而不绝,太优美了,又是对心灵的一次洗涤!传说从前船长在这里放充满黑火药的火炮,最多可以回响7次,而今国王湖则以她空灵的小号声闻名世界。从国王湖码头到圣巴托洛梅(St. Bartholom)码头约5公里,船逐渐前行,已远远的可以看到圣巴托洛梅教堂的红顶,在周边一派绿色的衬托下格外醒目。圣巴托洛梅教堂正在维修,这在我出发之前便已知晓,即便如此,我也义无反顾的踏上行程,因为我知道这里除了红顶教堂外还有太多吸引我的东西。

船过圣巴托洛梅码头,很多人下船,我则坚持留下先去Salet码头,那里下船可以徒步到Obersee湖。刚刚还是艳阳天现在已经转阴,湖四周群山云雾游荡,右岸山脚下有飞瀑流淌,野鸭在不远处的湖面上悠然自得的捕食。Salet长长的栈桥码头很快就在眼前了,弃船登岸,天空已成风雨欲来之势,众多游人仍兴致不减,纷纷沿着小路走向Obersee湖,据说那里也很美,但一旦下雨路则十分泥泞。走了一会儿,也许是今早徒步的疲惫涌起,我独自拐向岸边牧场下的小木屋,没走一会儿也放弃了,折回栈桥码头,跑到湖边看野鸭捕鱼。再次感叹这里的水可真清啊,据说这里是德国最清洁的湖泊,水质可达饮用水标准。码头发现了中国人,三代五口人也在等船,孩子活泼可爱,在异国他乡的时候,国人总是那么亲切。

登上驶回圣巴托洛梅的游船,船没开多久,大雨倾盆而下,直到圣巴托洛梅码头仍未停止,下了船直接冲到快餐店,这里有买湖区招牌鳟鱼,是熏制的。照着洋人的标准买了一份普通熏鱼加面包及可乐(8.6欧),找地方坐下。这里只有刀叉,真不知道怎么下手,要是在国内肯定手脚并用。对面的老外看我迟迟没有找到入刀点,于是开始教我。遗憾的是南德人的英语很是难懂,再加上我的听力不好,仍然没讲清楚。好家伙,这位兄弟直接伸手过来抓住鱼给我纵劈成两半,然后示意我用刀剥去鱼皮。这下懂了,很快一半鱼肉入口,其实味道一般。对面的洋人朋友还一个劲儿的问我味道如何,我回答“Good”。看来理解上有差异,“Good”他们认为是一般,所以只好又答约“Delicious”。当然那片主食面包实在是连”Good”的标准都够不上,可乐倒是解决些问题。在屋内吃完熏鱼,钻出来雨已停天已转阴,走到湖岸近距离的观看圣巴托洛梅教堂,教堂红顶依然炫目,只是周围围了一圈脚手架,无法照出一张完美的照片了。倒是突然间阳光穿透浓厚的云层照在教堂上,让它又平添了一份圣洁。湖里一阵喧闹声,转头望去,原来是两只野鸭不知道为什么厮打在一起,原来在这片圣洁的土地上也有战争。圣巴托洛梅是一个湖中的半岛,其背靠阿尔卑斯群山,面向国王湖,绝对是个世外桃园的风水宝地。

返回国王湖码头的游船不再有空灵的小号声,大雨又不期而至。我数次回首,直至圣巴托洛梅教堂的红顶已不再清晰。

  • 看了这篇文章您的心情是:【已经有58人表态】
    7票
    感动
    6票
    路过
    7票
    高兴
    7票
    难过
    7票
    搞笑
    6票
    愤怒
    9票
    无聊
    9票
    同情
    【共有0条评论】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