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遍天下,尽在 --- 东队网

东队网

国内旅游

   旅游路线    游记    华东    华南    西南    西北    东北    华中    华北

国际旅游

   港澳台    东南亚    全球旅游    欧洲    非洲    东亚    北美    南美    西亚    大洋洲

户外运动

   旅游装备    自驾游    人在旅途
你的位置:咚咚网 > 国内 > 网站建设 >

流水老挝,莺飞草长

发布: 2011年1月23日 | 编辑: 美亚 | [点击收藏本文]

。东。队。网。wWW.doNgduI.com/docs/0/5/570.htm 

  再一次背上行囊离开,很多时候没有理由。

  一个人,一段路,一串脚印。散着发,散着天涯。

  很快就都会过去,风停了,过去的只不过是时光而已。

  占巴色,咖啡的故乡。

  从泰国春梅(Chongmek)口岸出关,走过狭窄的驿道,到达这片土地,蓝白红相间的旗帜在边境上飘扬,一箭之远,同是这个经纬度,却已经换了个世界。指着地图喊着占巴色占巴色,然后糊里糊涂地上车,下车,这一天究竟是换了5趟车还是6趟车,或者更多,我实在是记不大得了。和当地人一起挤在小货车的后兜,所有可以看到的空地都见缝插针的落满了脚或者堆满了货物,在烈日的炙烤下,散发着一些咸鱼的腥气偶尔还有甘蔗汁的甜香。

  天闷热,汗水顺着皮肤滑下来,湿了衣服,却是酣畅痛快的。沿13号公路,一路往南。晌午过后,车上了一艘渡船,有当地人过来说话,带着口音的英语听起来费力,当天继续往南的车已经没有了,留在占巴色小住。随当地人去看了他的房子,相背的两溜木质平房,灯光昏黄,有简陋的小浴室和无数叫不上来名字的小飞虫。临河有个大露台兼做餐厅,两侧的柱子上绑着吊床。或许因为这吊床,或许因为经过一天一夜的舟车跋涉,总之可以立即安顿是件幸福的事情。

  冲了凉,穿泰式棉麻质的热裤,腰身肥肥裤腿大大,晃荡晃荡地蹓跶。同车的瑞士女子Stanfer过来说已经租了车,可以一起去看有小吴哥之称的公元二世纪真腊人所建的古城遗址普占庙(Wat Phu),贪恋那河边的吊床,也因吴哥神庙之美早已深深印入脑海中没有其他什么可以代替,我笑笑婉绝了。走过炊烟袅袅的村落,笃悠悠等待我的晚餐,要一杯当地咖啡,香醇酸苦都恰到好处,这里是东南亚最好的咖啡的故乡,懒懒散散等热水透过细磨的咖啡粉被滴漏筛过一滴滴砸在岩冰上,滤满一杯咖啡,差不多需要8分钟,有当地女子软绵绵的唱着情歌。

  有一些风,夜很静,没有路灯,在一个铺子买了大椰子,路过一个简易网吧,年轻的老板抱着咿呀咿呀的婴儿说,请明日白天再来,晚上的时间是用来陪伴家人的。席间,他的妻依偎在身边,很美。

  

  四千美岛,流水天堂。

  湄公河在这一带分岔穿行于各渚、沙洲之间形成阡陌纵横,岛屿星罗密布的美景。经纳卡桑村(Nakasang)的渡口过了河,登上宁静的东德岛(Don Det)。几个鬼佬抱着拖拉机轮胎在河里戏水,远远地打了招呼。一条有着厚厚落叶的小径,推开一个竹篱笆的门,选择那个叫做日落旅店的客栈。国境以南,赤道以北,水边西河岸第三座吊脚楼,赤脚踩着竹梯,一个小阳台,两尾吊床,一张床,一个蚊帐,沿墙一块搁物的木板。十步远是盥洗室,三十步远是半架于河上客栈沙龙。这里是我的天堂。

  我不知道为什么这样挚爱南方泽国,几年间,一再地踏上这片土地,天蓝云碧,樱桃红了芭蕉绿了,热带的空气里有荼蘼的窒息,淋漓畅快的汗水,麻花的辫子,还有蝉的叫鸣和飞鸟掠过的背影。盎然的绿色深处,散落着无数庙宇,斑驳的朱漆金色的顶,隐没着僧侣橙色的身影,熏香不息。

  在吊床上看书,摇着摇着就沉沉睡了过去,醒来已经黄昏。日落,彩霞漫天,椰子树的剪影中浮起火红的云,倒映在水面上泛着层层绯红色的涟漪。去沙龙吃饭,凉风袭袭,吹起身上扎的纱珑裙,隐隐约约。外籍女子们更是大胆,每天穿着比基尼走来走去,热了便跳下水畅游一番,抖去一身水珠,在腰间系一条纱珑或者浴巾照样骑车或者派对。

  椰子奶昔、柠檬鱼汤、荷叶烤鸡、竹筒糯米饭。点了满满一堆食物,很有成就感,最后还开了瓶当地啤酒。摇曳的灯光下,鬼佬们秀着各自的纹身,有不少龙的图腾和中文字,德裔帅哥扎着蓝色发带,我说喜欢他的卷发,他说喜欢中国。

  旅店的主人点起篝火,流火之上,是飞蛾的舞蹈。有2只猫在对峙,发出凛冽的叫声,小小的,瘦,一白一黑,惹得我们一圈人去围看。这一晚,起了风,卫星通信已经中断,主人说夜里可能有大暴雨。电,是限时供应的,每晚只有3小时。长发散落,长衣如袍,手执蜡烛,我们看上去都有一张圣洁的脸。

  天尚亮,Stanfer就早早等在了路口,相约租了艘小小的船去柬埔寨海域看海豚。划船的老人,不善言,腼腆地对我们笑笑。远远得再一次靠近那个高棉民族,看得见陆上丛林里士兵的走动。史丹芬微笑着递来手卷的烟,It's green no hashish。我们分食着糯米饼,伸展四肢,感受这夏日的悠远,近处海豚偶尔发出婴儿般的呼唤。

  渐渐靠了岸,登上塞代诸岛中最大的东孔岛(Don Khong),这里有孔发瀑布(Khon Phapheng Falls),走得近了,水亭红楼远中天,瀑布飞泻层层拍击着岩石泛起白色的细沫,水穷处,云起,如天地初开。从各个角度拍了数张照片,都不甚满意,尽管孔发瀑气势不如尼加拉瓜,流量不如黄果树,但仍不影响它作为世界遗产之一,它的魅力在于能把浮华一切都包容进它的宁谧中,面朝山野,淡定而温润,这些是镜头记录不了的。瀑布边散落着村庄和集市,热带的女子们穿着丝绣的筒裙在凳上张望,我举起相机的那刻,她们理了理云鬓,整了整丝裙,摆一个妩媚的姿势冲我羞涩地笑。咔嚓之后,这些印在我心里。

  又是一个恬静的夏日午后,我继续吊床上的梦,鬼佬们枕着大轮胎在水里自由漂浮,兴致起来,练习各种难度系数的跳水,有人帮着村民们忙碌农活,有人租了单车四处游逛,各得其所,不亦乐乎。日子清闲,闲着也是闲着。

  

  巴色,莺飞草长。

  仍是一番舟车劳顿,来到占巴色省的首府巴色,转车的地方是个露天市集,一路问着,邮局在哪里。手里一扎明信片,寥寥数字,我已经习惯这样的问候和告别,就当是一场邮差的游戏。

  买了车票,2小时后出发,长达13小时的夜车,没有空调。雨前,天闷的慌,四月秀葽,五月鸣蜩,芳菲满天。在一个小摊要了个菠萝当午餐,有很多人过来友好地打招呼,こんにちは,笑笑,不再去解释什么。无论肤色如何民族如何,在这里,只有过客没有政治。

  

  沙湾拿吉,想家的夜。

  夜里九点,车抵这个小小的边陲镇。手机嘀嘀地响,终于有了信号,却是泰国移动。这一路信号交织在柬、老、泰、越的射线中穿梭,切换不停。父亲发来短信,S城下起淅淅小雨,我们炖了个鸡汤,烤了培根肉卷,你母亲很想你。

  谈不上流离颠沛但这些年也无非是四处流浪,即便留在S城,也未能回家吃过几顿饭。父母的思念,不是不知道,只是停不下来。二十岁时想,联合国190个成员国,一年四个,七十岁之前差不多可以周游完世界。时隔数年,已经慢慢失了这样一往直前的锋锐,俗心未有,俗骨却日渐附身,渐渐困惑,偶生茫然。思念和被思念,世界的尽头相忘于江湖。这或许是我想要的么?一段路,要怎样地走才算漫天漫野。

  万象,澜沧之都。

  朦朦胧胧地被推醒,凌晨五点,看见了比较象城市的城市,有大马路有连排的楼房。万象,寮国之邦,英语的读音和中文实在很难联系在一起,台译为“永珍”,因为这个单词里所有的“i”居然都发“j”的音,在老挝语中是“檀木之堡”的意思。老挝,台译又称寮国,我更喜欢这个发音,舌头抵着上颚形成一个圆润的圈。这片土地上,公元1353年由法昂王朝建立澜沧王国, 18世纪初叶分裂成为琅勃拉邦、万象、川圹、占巴色四个王国,19世纪起渐渐被暹罗统治,其后又两次沦为法殖地,最后在1975年宣布民主共和。这是神秘悠久的古国,也是中南半岛唯一的内陆国,有“印度支那屋脊”之称。

  背着大包,半睡半醒间雇了三轮车去找旅馆,一路遇僧侣们上早课挎着竹篮列队穿街走巷接受布施,老挝至今还保留着布施的风俗,施主们递过糯米团,他们便排开一队颂经文致谢。Sabaidy,寮语你好,LP上隆重推荐了这个GH,离河岸仅一条街。大门紧锁,好心的车夫费了半天劲才惊起主人。踏着陡峭狭窄的阁梯到三楼,房间很大,有个阳台,废弃的半球状卫星接收天线壳上铺着厚厚一层海绵,成了简装的摇椅。浴室和盥洗室是分开的,与几个鬼佬共用。终于可以洗到热水澡,当微烫的水透过花洒喷在皮肤上,真是一种享受。城市有城市的可贵,比如小而琳琅的便利店,比如很早开门很晚关门的网吧,比如各种暗夜迷离的水吧。

  万象并不大,几乎没有高楼,让人比较舒畅。和Lee在旅店汇合,说了此行最多的话。等同伴的时候,我们开始研讨Bathroom,WaterCloset,Lavatory和Toliet之间细微的差别,最后跳跃性地总结出Vientiane中文之所以被称为万象,取之于沪语发音。Lee在这里做志愿者,教当地人计算机。四季盛夏的天气,让硕大个子怕热的他,流汗不止。早上七点,他领我们穿街走巷去吃水果餐,满满当当一大盆子各种热带水果,看得我心花怒放。

  凯旋门在市中心,回旋楼梯爬到顶,Lee说从这里望下去就可以纵览这个城市。我的好奇,Lee很快做了解惑,当地人以农业经济和家庭经济为主,几乎没有大中型工业。也正是这样,没有黑压压的游人,小贩们忙碌但不喧嚣,这里保留了简约朴素的美。澜沧大道的凤凰木妖娆绽放,如火如荼,从这里走到塔銮寺(Vat That Louan)不远。在正午的阳光普照下,作为寮国象征的塔銮寺沐浴在一片金色佛光中,精致的镂花铁门是飞天的身影,耀眼得让人炫目而变得神游。国家佛学院就在寺边,桃红色的尖顶建筑外是鹅黄色合掌佛像。我喜欢这些民族气息浓郁的国度,色彩斑斓,神秘的传说仿若时间的轮回。神城寺(Wat Si Muang)离开志愿者们的驻地甚近,是老挝最古老的寺庙,与别处不同,这里有**的砖木,斑驳的墙,繁复的花纹,一靠近它,就有醍醐灌顶的祥和。脱了鞋入正殿,佛普渡众生,Lee说四墙的佛龛内,有千座佛,你信么?我信,它保佑我平安是福。

  湄公河的对岸,星星点点的已经是泰国领地了,那么近,就好像一个转身。又是夕暮,与同伴说,你可知,湄公河在我国境内叫澜沧江。她笑笑,显然很难把源自雪域高原的澜沧江和浪漫迤逦的湄公河联系起来。电影里来自中国北方的男子一个手指一个手指的探过去,迎上法国少女唇间的留香,一段五十年的悱恻缠绵的情,一对湄公渡船上莞尔嫣然的影,彼岸优昙开。湄公河已不是当日当地的湄公河,但它成全了我们心中对爱情的神话。

  一顿川菜,吃得荡气回肠,连日来啃三明治的郁闷一扫而空。说一样的语言,甚至毕业同一个学院,面对新鲜的面孔,志愿者们比我们更兴奋,喝了酒,一路唱着歌,晚归。敲门进屋,老板娘变成了大帅哥,惊艳之后毫不犹豫立即拿出相机存照,为此同伴几乎笑倒。色即是空,我没醉。

  万荣,六里南松河。

  一路北上,渐渐进入寮北高地。由于喀斯特地貌,这里有大量的自然溶洞,打着头灯跟随向导入洞探险,四周南乳钟石形态俱异,没有光怪陆离的灯效,漆黑中,偶尔的灯光掠过,它们显得更幽长扑朔。弯着腰,一处穹顶,击石,南声北音,清越响腾,余韵不歇。静听,有滴水音,寻音往,深潭赫然显现。山腹中,一别四季洞天,寒气甚,关节隐约微酸,与同伴笑谑,倘若我们齐齐把手电关闭,会不会尖叫。

  蜿蜒清冽的南松河,两岸山石奇秀,竹桥曲曲折折。泛舟,水石相搏,微风鼓浪,水牛没身隐在水中,远看以为岩石,划近,突然动起来,打了个响嚏。儿童嬉戏,鬼佬们扎着防水袋,抱着轮胎从三公里外一路随波漂流,三五成群。浅滩小歇,在丛林某处,彩虹的尽头,蝴蝶飞过处,洒下一串清脆的笑声,晃动过一个流转的时光。

  天色将晚,夕阳往事,比之寮南的世外恬淡,万荣多了几许从容,夏花绚烂,落英缤纷,千山万水走一路。

  

  琅勃拉邦,小布尔乔亚的快乐。

  琅城是兰桑王朝的古都,也称龙蟠。皇宫里记载着昔日软红十丈,这些都在历史的长河里波粼闪烁。如果说游老挝只能选择去一个地方,90%的人都会选择琅勃拉邦,转山,路不好走,但那里是梦想家的最后乐园。抵达时,已经傍晚,寻得住处,沿河,棕榈档去了骄阳,烛光点点,灯火星星,一长街的夜市。卖灯笼的人家在纸浆沾上各种花瓣树叶糊出一个美丽新天地,点亮,透着懵懂的欢愉。土布长裙里的婀娜的背影,是花开的芬芳。

  心满意足,我竟然淘了一床被套床单回去,是谁也没有想到的。只是喜欢。斜纹的粗布,手工拼布绣了九格回纹,那是吉祥的图腾,沉甸甸的拎得很重。有人在背后猜我来自何方,英语日语粤语都试过后,我回头说了句国语,惊讶之后,我们拍肩而笑。天涯偶同路,不必在乎我是谁。

  做一个药草按摩,睡到自然醒,在河边喝小老酒,蔷薇开出一堵花墙来。有鬼佬在露台上弹吉他,响起加州旅店熟悉的华彩。琅城的美,是精致的,是无所事事晒着太阳喝着咖啡优雅的慵懒。

  

  云上,三万英尺。

  空姐们穿着漂亮的印度纱丽,放着载歌载舞的印度电影。

  飞机在高空遇气流,猛烈颠簸后垂直下坠,机舱内一片尖叫声。然后很快平稳下来,我拍拍邻座的肩,没关系,总是这样的。

  然后,裹好毛毯,很快睡去。

  醒来,又将回到朝九晚五的生活中,甚至继续我的星期一综合症。

  这几年,在路上,时常会生出许多彷徨来。

  尤其是这一年以来,我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为什么要行走。

  马不停蹄,从这个城市到那个城市,从这个国家到那个国家,如果有可能,说不定就会从这个星球到那个星球。

  赶路,拍照,做笔记,看风景,与人交谈,天马行空。

  如许经年,反反复复,离开,回来,又离开,又回来。

  直到有一天,某个低头的瞬间,泪流满面。

  我突然明白了马雅可夫斯基的那句话:人应该选择自己生活的方式,并且有勇气一直坚持下去。

  原来,我们心中对自由的向往,是如此的清澈高远。

  永不凋零。

    

相册 http://www.uutuu.com/fotolog/detail/181186

  • 看了这篇文章您的心情是:【已经有49人表态】
    9票
    感动
    7票
    路过
    7票
    高兴
    4票
    难过
    7票
    搞笑
    6票
    愤怒
    5票
    无聊
    4票
    同情
    【共有0条评论】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