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遍天下,尽在 --- 东队网

东队网

国内旅游

   旅游路线    游记    华东    华南    西南    西北    东北    华中    华北

国际旅游

   港澳台    东南亚    全球旅游    欧洲    非洲    东亚    北美    南美    西亚    大洋洲

户外运动

   旅游装备    自驾游    人在旅途
你的位置:咚咚网 > 户外 > 生活资讯 >

崇明西沙湿地游记

发布: 2012年8月21日 | 编辑: 美亚 | [点击收藏本文]

    近日借赴沪公干之机,在出发回程的时候,突然想到了长江口外的崇明,想到了最近才通的桥隧工程,想到了人类的伟力竟然在汪洋无边的涌浪中架起了一道贯通海底又跃出海面飞架在万顷波涛之上的快车道,立即改变方向,往东海边急驰。但由于海上和岛上雾大,跨海大桥到十点多才开放,而且是由警车在车流前面压道,我们才在浓雾之中缓缓驶过横在长兴岛和崇明岛之间的东海,其实,这时我们除了无边翻滚的白雾之外,什么都看不到。终于上了崇明岛上的陆地,白雾依然很浓,视野里只有道旁的长得并不高大的隐在雾中的树影,好在路上几乎没有什么来往车辆,我们能在午前赶到了崇明县城。我们找到了一家叫“陆港酒店”的小酒馆,看门面的装饰,有点欧陆风情,其实是一家地道的崇明土菜馆。我们由着服务员的推荐,点了几个特色土菜,然后叫了一瓶叫崇明老白干的土酒,所谓老白干其实不是白酒,而是类似日本清酒一样的农村非常普遍的家酿米酒,清冽而醇厚。浓雾就在我们慢品老白干的时候慢慢散去,等到阳光终于使窗外明亮起来的时候,我们放下了酒杯。

    崇明县城很小,似乎车子刚启动就出城了。在城边的一个十字路口,前方有一块褐色的旅游景点指示牌指示我们离城三十里处有个叫明珠湖的地方,我们算了一下时间,或许这是我们此次的崇明之行唯一能够走到的离城最近的景点了。但指示牌还是一不小心欺骗了我们,因为当我们在陈海公路上急驰了近三十公路之后,路牌又指示我们拐入乡间公路,这是一个名叫绿华的小镇,是岛上最主要的柑橘种植地区。到了一个岔口,我们又在明珠湖的旅游指示牌旁边看到一个湿地公园的指示牌。我下车向当地的一位老农打听,老农说,明珠湖有什么好看的,不就是一个湖嘛,你们这么远到岛上我们这个乡来,不看湿地公园你就算是白来一趟了。

    感谢这位老农态度鲜明的指点,使我们能领略到一望无际的苇海湿地。据景区的资料介绍,这个叫西沙的湿地公园总面积有4500亩,是上海目前唯一具有自然潮汐现象和成片滩涂林地的自然湿地。湿地公园为了让游客更接近大自然,已经在湿地里建起一条2公里长的木栈桥,游客们可通过栈桥徜徉于芦苇和丛林之中。此时已经初冬时节,湿地里的杉树枚枚针叶都转成了枫叶红,而大片的芦苇只剩下了瘦长的杆子和日渐枯黄的瘦叶,秋日里顶在杆头上的毛茸茸的穗花大多已经消散在寒风里了。但如此辽阔、密集的海一样的苇田,长得像竹子一样高的芦苇,我们这一干人都还是第一次看到,啧啧称奇。如果不是太阳已经有些西斜了,我们都很想就这么一直在芦苇和苇田边上的水柳和水杉边流连下去。

    崇明岛上的游程就这么匆匆结束了,留下了遗憾也留下了美好的记忆。无论是因为美好还是因为遗憾,我们都有一再来崇明的冲动。毕竟桥隧工程通了以后,崇明已经不再遥远。

    可能有很多朋友至今尚未踏上这块因淳朴而特别可爱的宝岛,我愿意利用一些资料向大家介绍崇明更多的美丽,虽然这些地方我自己也还没有机会走到。我写它们的目的不光是希望大家有机会都能上岛走走,也提醒自己这些地方我还都没有去。

    崇明东平国家森林公园

    总面积为5400亩,是目前华东地区最大的平原人工森林,上海著名旅游胜地,国家4A级旅游景区,全国农业旅游示范点。

东滩候鸟保护区

     位于崇明岛东部,南起团结沙水闸,北至北八效港,西以1968年建成的围堤为界,东到吴淞高程零米线外侧3000米,是长江口野生动物资源基地,总面积326.2平方公里。 2005年8月9日,崇明东滩鸟类生活区域经国务院批准列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金鳌山公园

     公园内有金鳌山,是崇明的名胜。宋代赵彦卫在《东巡记》中有“海上本有金鳌山和栅浦相对,山上有祥符塔院”的描述。金鳌山山体由人工垒土而成,筑于宋代。为当时的航海标志,此山山体早已坍没。

寒山寺

     崇明寒山寺与苏州寒山寺除了在寺名和供奉上相同外,相传它们的钟声有"瀛洲东门寒山寺,夜半钟声迎客船"和"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争相媲美的诗句。

瀛东村渔家乐

     瀛东村位于崇明岛东端,由滩涂围垦而成。是崇明岛上第一个看到日出的村庄。全村52户居民住在规划齐整的农民别墅里,特有的鱼塘碧波与绿树鲜花相映成辉。"朝上海堤观日出,夕下芦荡捉螃蜞"的情趣,令都市游客流连忘返。

    崇明岛虽说是我们中国的第三大岛,但因为它与大陆有浩瀚的大海相隔,岛上至今好像没有什么现代工业。我们除了在县城看到一些五层以上的现代建筑,出城以后就再也见不到一座工厂,一座高楼,一支烟囱。又由于整座崇明岛都是由沙土冲积而成,全岛一马平川,甚至连一个小山包都看不到。我们在岛上行车,只见从未体验过的天高地阔,白墙黑瓦的村居跟村头的绿树一样高。我的老家也算是浙江温黄平原上的小村庄,但极目远处,都有连绵的山影。自然我们到过的大平原也不少,占地一大片的工厂,高高耸立的大烟囱,林立的电力网架,密集的村镇,拥挤的高楼,都使我们的视线受到阻碍,而且塞满了花花绿绿的东西。而在崇明,只有辽阔的土地上自然生长和成熟的庄稼,只有风吹过带来的泥土、庄稼和草木的气息,只有天的蓝和地面上的绿。我对崇明最深的体会就是淳朴,或曰纯朴。不仅这里的泥土,水,风,所有的绿色植物,所有的风景是淳朴的,因为没有现代工业的侵入,没有夜总会之类的搔首弄姿,没有大型商场、购物中心对岛上人消费和享乐的疯狂诱惑,我甚至没有在任何一座农舍的外墙上看到过有商品广告的涂饰,我还看到岛上高速公路一样的大道已经将整个岛和岛上的重要村镇都连了起来,但大道上几乎没有什么车辆,甚至连摩托车都没有,村民们只在自己屋舍前后和村头来往。如果不是亲自来到这里,我们很难想象,这里是老子笔下“鸡犬相闻”的极富古貌的乡村,而我所见的村民都是陶渊明《桃花源记》里的“不知有汉,无论魏晋”的上古遗民。

    桥隧通了之后,我们上岛是方便多了,但我又患上了忧郁症,我有很多的怕。我怕很多富人上岛建私家别墅;怕房地产商蜂拥而入唯恐稍后,在随手指定的农田上推倒庄稼,矗起像浦东那里一样的高楼;我更怕那些被市民所围剿的重污染企业迁建到海岛上,从此风清水碧的崇明空中飘着浓烟,地面沟渠上污水开始让自古洁净的水变黑发臭,大陆上一再重演并更加恶化的环境悲剧再一次在崇明上演。

    崇明可以说是老天留给我们的中国东部最后一块净土。

    与陆地桥隧相连之后,崇明还能保持他的圣洁一般的纯净吗?

    回到家之后,我打开电脑,读到上海市政府在崇明通路之后对它的的规划定位,主要体现在六个方面:森林花园岛、生态人居岛、休闲度假岛、绿色食品岛、海洋装备岛、科技研创岛。看起来是很重视对岛上现有生态的保护的。但这些定位依然有些恐怖,比如说生态人居,是保持现在的农村图景还是改造农村的自然和村居环境,建设成花园式的现代社区而让城市富有者到此享受生态人居?

    可惜我人微言轻,如果有可能,我真想对上海的当政者建议:不开发,就是对崇明岛天然魅力的最可靠的保护,也是它最根本和最丰厚的利益所在。原始风貌,淳朴品行,就是它最动人、也是它最独一无二的特质。所有的开发,旨在实现利益最大化的开发,其结果都是对它的特质的损害和破坏,是事与愿违、适得其反的粗暴和愚蠢。

ω东ω队ω网ωWwW.DOnGDUI.coM/docs/0/27/2716.htm

  • 看了这篇文章您的心情是:【已经有19人表态】
    2票
    感动
    3票
    路过
    4票
    高兴
    1票
    难过
    2票
    搞笑
    3票
    愤怒
    2票
    无聊
    2票
    同情
    【共有0条评论】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