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遍天下,尽在 --- 东队网

东队网

国内旅游

   旅游路线    游记    华东    华南    西南    西北    东北    华中    华北

国际旅游

   港澳台    东南亚    全球旅游    欧洲    非洲    东亚    北美    南美    西亚    大洋洲

户外运动

   旅游装备    自驾游    人在旅途
你的位置:咚咚网 > 国内 > 特别关注 >

丽江的五天四夜

发布: 2011年8月01日 | 编辑: 毛驴 | [点击收藏本文]

                 决定去丽江

  

11月10日下午,我终于决定去丽江,并电话告诉了表哥。不久,我被短信告之,机票已经定好,是第二天,也就是11号上午8点30分起飞,12点10分直抵丽江的金鹿航空公司航班。

  看到短信上显示的1700多的价格,真有些心痛。因为之前在网上查过,取道昆明、成都和重庆中转,也就1200多元左右。于是再上网查询,才确认今天订明天的票,无论经停或中转,航班价格已经相差无几。想便宜,提前预定是关键。

  10号的这一天,北京下起了今年的第二场雪。从我所住的25楼的窗口往外看起,雪花飘飘,无声落下,白天时空气格外清新透爽,还可看到城市北面和东面郊区的群山,夜晚的天空,也因这雪而变得空寂而透亮。室内的暖气与窗外的寒冷形成了对比,并在窗口的玻璃上形成了水雾。不过,不知怎的,我一点儿也不担心第二天是否会因此而误机――这么温顺的雪落,怎么给人带来不悦?

                  “龙记”传奇

  请一定不要误会,以为我对丽江有多少神往和迷恋。实际上我对它的印象几近于陌生和空白:之前没有在网上查询过丽江,也没有看过任何关于丽江的图书。当然,我确实听过别人对丽江的描述,但所有的印象都可以归结为:人们从大都市逃离而来然后在丽江找回了自己,多数人人流连忘返,有些人留下了,有些人发生了或期待着艳遇。也许,,“艳遇”是跟丽江贴得最紧密的词了――这从我在飞机上看到的景象可以印证:一队借着学习名义去丽江考察的北京某郊区公仆们,其中一个40多岁的男子在翻阅着一本从封面看上去就很流行的关于丽江的书,然后兴奋地向同伴念了其中一段关于“艳遇”的文字。

                    初进丽江市区,远远看见了玉龙雪山

                               

          位于花马街的“龙记”,不过现在已经搬到了旁边

               

                          这些都是被我一个人吃掉的

           

                        吃“龙记”斑鱼得沾调料

                              

             这样就齐全了

  也别误会,以为我是那种装备齐全、每年花上三两个月或半年时间到某个角落徒步的背包族。完全不是。甚至,有一次有人组团拉两车人去内蒙古某不知名的草原地带游玩,我叫了一个央视女编导,结果第二天,当她一身冲锋衣配上背包兴冲冲赶来,发现我们最多是穿牛仔裤T恤衫一副休闲样的乌合之众时,顿时失望至极,最终只是碍于面子陪着两车人玩了两天。

  但我真的到了丽江。经过三个多小时的飞行,从因为起得太早、睡眠不足而致的朦胧睡意中醒来,从窗口看去,墨绿色的山越来越清楚。飞机正在降落。

  走出机场,表哥和他的朋友月亮在等我,我们坐上民航班车回到丽江市区。想不到11月的丽江天气这般舒服,太阳和煦地照在身上,走到阴凉处,却立马又有如空调的风拂到脸上。不远处,清晰可见的就是玉龙雪山了。可以说,那就是丽江的天然空调。不过从山顶白色的覆盖面积来看,积雪并不算多。也许,得再等至少一个月真正的冬天来临时了。我后来知道,对于丽江的景色来说,并不存在真正旺季和淡季,而应该说,丽江的一年四季都值得你的到来。最不应该来的正是那种人满为患的所谓“黄金周”时节,连客栈都住不上,哪还有兴致艳遇呢?从这个角度来说,冬天倒是很不错的游丽江的季节。

在丽江的后来几天,我越来越觉得这个时节到来的百分百正确。

我来到丽江的缘由还是因为表哥在这里。他在丽江开有餐厅,“龙记斑鱼庄”(注:现已经全面改名为“龙继斑鱼庄”)。这使我的丽江之行,就少了一般游客作为外来者的新奇,但却更多了几分亲切感。我觉得,跟别人相比,我比较幸福之处就在于,在两个向往者众的旅游目的地阳朔和丽江,我都能找到这种熟悉而亲近的感觉。阳朔自不用说,本来就可算自己家乡的,即使不算,离幼时的故乡也就几十里地,山山水水,风土人情,都相差不离。所以大学时回到阳朔在姐姐家里小住,虽然简陋,却也是自家的感觉;白日里花两毛钱坐小木舟到对岸的县城闲逛、到菜市场溜达,傍晚时分在漓江边跟一帮孩子游泳,这哪是一般游客能寻到的感觉?也当然,过于熟悉,自然也写不出那些被小资和背包族常常念在嘴里的“西街故事”了。

我们此刻要去的是位于丽江新城区花马街的“龙记斑鱼庄”。我真的有必要说一下“龙记”,这并不是一个传说,而是真实的发生在表哥身上的成功创业故事。其实过去我跟表哥见面次数并不多,只记得若干年前我还在广西南宁工作时,他在家乡县城到省城的、也就是那种傍晚出发第二天清晨到达的卧铺班车上做售票员,我还坐过。但交谈的机会并不多。后来隐约听家人说,表哥到云南丽江开了餐厅,生意很不错。直至大概半年前,表哥到大连帮助当地的加盟店开业,顺便来北京玩,我才有机会了解了他更多的故事。大我近十岁的表哥有着不同于常人的经历:家在县城的他中学毕业时,赶上了最后一批下乡插队,干了一年多的农活;回到县城后去当兵,被派驻到中越边境的法卡山,参加了当年闻名的法卡山争夺战,战友死的死伤的伤,他则幸运地平安回家家乡;复员后分配到公安派出所当警察,谁料却因为父辈的问题被人以种种理由“清退”出去;离开派出所后到县里糖厂当工人,开过吊车,跑过销售,忙得不亦乐乎,没想到上世纪90年代初工厂却倒闭了。之后,就是各种形式的打工和经商。性格开朗活跃的表哥还是个多面手,尤其钟情于厨艺,所以开过烧鸭档、粉店和餐厅,但起初并不顺利。说起“龙记斑鱼庄”的来历,那当真是传奇:原来,表哥当年自己琢磨出斑鱼(又称乌鱼)的加工方法,在阳朔县城请人试吃后,得到了很多人的欢迎。不久,在云南丽江经商多年阳朔籍老板梁银生返乡,无意中品尝过后,觉得味道奇好,几经打听,得知是表哥的独门厨艺。于是便找到表哥,力邀他去丽江一同创业开店。2006年夏天,表哥带着400元路费和两把自制的切鱼刀赶往丽江。“龙记斑鱼庄”老店就此开业,一炮打响。紧接着,又在花马街续开新店,600平方的面积已经在此经营了两年有余。而我抵达时,1500平方米的花马街新店也正在装修,并在当年的12月隆重开业了。

最不可思议的是,“龙记斑鱼庄”花马街开业没多久,其他做餐馆的人看在眼里,只觉得这不过是简单的鱼片火锅,有啥稀奇的,于是短短两三月内到半年间,旁边一溜儿居然开出了十几家“斑鱼庄”。而最终的结果,无论出了多大血本来拼命吆喝,最终全都倒闭,无一家幸存。这也算是创造了一项“丽江奇迹”吧!再后来,就是从昆明、成都、攀枝花到大连,不断的有人寻求加盟。而加盟者也多半也是在丽江品尝过后,自己喜欢,加上看到生意奇好才萌生的想法。

  奇迹是奇迹,但在我自己没尝到前,除了好奇,也只能平添几分想像了。现在我自己寻上门来,这第一餐肯定只能直奔“龙记”了。

  如果我没有记错,那天中午,八大盘切得薄如细纸、鲜嫩可见的斑鱼片,都是我一个人吃的。哎……很难用沈宏非或蔡澜那样的文字来仔细描述,因为我不是美食家。但并不妨碍我在这里稍微介绍一下斑鱼:斑鱼主要生活在江南一带淡水湖中,素以另类小鱼、小虾为食,又名水老虎。肉质细嫩、香味独特,含有大量人体所需的氨基酸、蛋白质,而且还有补血、舒筋活血化淤之功效,不食者不知其妙……对于斑鱼来说,如果不擅加工,一般人是做不出这等美味的。这也正是表哥的斑鱼店得以立足、发展并越做越大的根本原因。当然,这也离不开他身上那股屡挫而不折的顽强拼搏精神。要知道,那些像他这般年纪、每个月拿着几百元补助的下岗工人,多半早已被生活消磨去了斗志。

我为有一个这样的表哥而自豪。

  这天晚上,表哥的合伙人梁银生老板请我品尝云南当地的特产蘑菇火锅。不过怎么吃,我也没感觉那种已经浸泡大半年的各种蘑菇有多新鲜,甚至远不如在北京吃的那么可口。我想念的仍是中午时分的“龙记”。

                 玉龙雪山

  

就像突然来到丽江一样,12号游玉龙雪山也算是意外的收获,就好像突然把我空降到了一座雪山山脚下,然后有向导告诉我说,这叫玉龙雪山,很有名。

不管怎么说,玉龙雪山我还是听过的。但之前,确实只听过那些登山的人爬某座雪山,而没想过自己有一天居然也有这样的机会。

表哥的两个家在玉龙雪山山脚下的纳西族小伙子朋友开着微型车,一路畅通地把我们拉到了山门口。深秋季节,路两旁既无花草,草地和山色都变得灰黄。再往前走,愈近玉龙雪山山脚,才发现原来山顶的积雪已是那么稀少,那山顶上泛着白的地方原来只是风化的岩石,只不过远远地看去仍像雪景。其实,丽江最吸引人之处,就在于她那终年绕城而流、清澈见底的雪山流下来的水。如果真有一天变得玉龙雪山无雪,古城无水,估计也就魅力无存了。只希望这一天,不会那么快到来。

                            

                  在进山的门口等候交费时先拍了一张

                      

                     继续前行,在车上随意往外拍

                           

在山口的大门,我们被拦住了。玉龙雪山不是白看的,门票是160元一人。本地纳西族人不用收费,但显然两个纳西小伙子没兴致陪我等上山;表哥已经去过数次,也没必要再次上去。剩下我和月亮两人,当然不错过是最好了。于是商量好后,表哥跟其中一位纳西族小伙回村里做客去了,另一位则开车把我们拉到了山脚下、海拔3050米的甘海子游客中心。

趁着他们跟大门口人员时,我也没有忘记向站在旁边的一个本地工作人员打听情况。一问才知,像今天这样的“淡季”,游客数量至少也在五六千,而夏天“旺季”时,更是多达上万人。照此算来,这玉龙雪山仅仅是山门口的门票,一天也就好几百万呢!可是这还不算,在甘海子游客中心我这才知道,游览海拔5596米的玉龙雪山不是去爬山,而是得乘缆车到4506米的高度,再开始往上攀登。想想也是,若非专业的登山队员,短短的一天半天,哪能爬到如此高度,或者是即使是费了半天劲爬上山顶,又如何下来呢?而且,这一涌而来的,可不是三三两两的登山爱好者,而是成千上万的游客。既然来了,我和月亮也决定,还是要到山上看个究竟。于是又买了300元买好了缆车票。

买了票也不能马上坐上,还得按秩序在游客中心的圆型车站坐大巴到海拔3356米处的缆车起点站。此时已经下午时分,在等待过程中,我再次纵览雪山和四周的景色,觉得这样的风景,与过去常常在挂历上可见的瑞士风光倒是很相似。要是赶在春天,山上皑皑白雪,山下绿草繁花,再伴着慢悠悠闲的几头牦牛,岂不更加美妙?

                         

$东$队$网$wWW.dOnGdUI.coM/docs/0/17/1788.htm

看了这篇文章您的心情是:【已经有42人表态】
6票
感动
6票
路过
5票
高兴
7票
难过
5票
搞笑
3票
愤怒
4票
无聊
6票
同情
【共有0条评论】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