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遍天下,尽在 --- 东队网

东队网

国内旅游

   旅游路线    游记    华东    华南    西南    西北    东北    华中    华北

国际旅游

   港澳台    东南亚    全球旅游    欧洲    非洲    东亚    北美    南美    西亚    大洋洲

户外运动

   旅游装备    自驾游    人在旅途
你的位置:咚咚网 > 国内 > 特别关注 >

海螺沟游记

发布: 2011年8月01日 | 编辑: 小银鱼 | [点击收藏本文]

在四川第一高山--贡嘎山东坡山脚,大渡河咆哮奔流。在不足30平方公里的范围内,形成了一条高差6500米的大峡谷,这就是鼎鼎有名的海螺沟。对于这处以低海拔冰川著名的景点,我心仪已久,盘算了好多天。终于在国庆大假,踏上了这块神奇的土地。

一、在成都

10月1日一大早,吃过早饭,别过爹妈,踏出了家门。虽然背上背着二三十斤的登山包,可是仍旧欣欣然,因为这次旅游的方式是自助游,随心所欲,不受限制。包里的东西是自己根据情况精心准备的,一样都不能少,所以也就不觉得沉了。

在火车站,和游伴会合,进站上车,放好行李,一屁股坐在座位上的时候,正逢火车鸣笛开车,于是豪迈的向游伴们宣布:“旅行开始了!!!”

三个小时的火车生活是在双扣中度过。到达成都,六个旅伴立即散开,按照事前的约定分头行动。有的联系车票,有的购买食品,有的去选帐篷。我的任务是拿票,几个电话下来,轻轻松松的拿到了第二天去海螺沟的车票,看着在新南门车站排队购票而不得的人们,心中不禁暗自欣喜,多亏提前订了票,不然谁知道,成都的经验居然在海螺沟被我遗忘,引来不大不小的一场麻烦,这是后话。

拿了票,时间还早,于是又赶去选帐篷。买帐篷是由于在网上咨询到海螺沟的宾馆住宿很贵,对于借宿民居的情况又不甚明了,为防万一,只好准备野外生活器材了,而且这也更加符合自助游“驴友”们的性格。由于这次是AA制自助游,而且预算不多,所以免不了货比三家。

先在春熙路的几家大商场逛逛,售货员很热情,不断的在我们身旁介绍,演示。在这里我们需要的东西一应俱全,而且是专业品牌--奥索卡,质量没的说,可惜money也不菲,一顶双人帐篷标价1200元、一个睡袋600元、一个防潮垫300元、一个看得我头晕目眩,自助游也这么难?自助游也成了富人们的游戏?此时,只恨自己没中500万。后来,我们窘迫的表情连售货员都看出来了,对我们爱理不理。出得商场,满眼迷茫,止不住“仰天长叹”:“偌大一个成都省,居然找不到一个买帐篷的地方吗?”幸亏一位路人指点迷津,说是在文殊院附近有专业野外器材一条街。于是,连忙打的赶过去。

一到文殊院,就看见街边的店子里摆的都是帐篷。车还没有停稳,几个人就拉开车门就冲进那商店。在店子里,各种器材照样齐整,我们眼花缭乱,东拉西摸,然后再问价,双人帐篷260元一顶、睡袋90元一个、防潮垫60元一个,便宜!!!便宜!!!太便宜!!!心中一阵狂喜,不过现在最重要的是保持冷静,不要喜形于色,不然被商家看出端倪,挨宰的可是自己。大家伪装成学生开始讲价,几番唇枪舌战下来,在我们的嗓子开始冒烟的时候,终于以1050元的价格拿下了三顶双人帐篷,六个睡袋,三个双人防潮垫,外加三顶旅行帽。然后,验货,装包。旅行中最重要的问题--住宿,就这样被我们在成都征服。几个人再次碰头,清点物品,吃过晚饭,当我躺在老乡床上的时候,才想起今天下午自己至少逛了半个成都城,才达到了买帐篷的目的。

于是,带着一点疲劳,带着一丝满足,带着更多的向往,我在成都沉沉的睡去.

二、从成都到海螺沟

早上六点,还没有等到调好的闹铃响起,自己就睁开了眼睛。明知道离上午十一点的班车开车时间还早,可是我已经按捺不住兴奋的感觉,把头天晚上收拾好的背包拆开,用尼龙绳再一次牢牢的把背包、帐篷、睡袋绑在一起。

当这一切做完的时候,一看表,八点了,这才下楼吃早饭。回来的时候,坐在窗边,一面细细的翻着自助游手册,一面遥想即将畅游的海螺沟。

好容易捱到十点,背上包,坐上出租,一溜烟来到车站。验票、安检一番之后,刚把行李放好,车上的电视就放起了音乐,汽车开动了。我们驶向海螺沟!!!

汽车自南出城,沿着成雅高速公路向西急驰,车窗外飞掠过的是成都平原上广袤的田野,挺拔的绿树,其间间或一两幢冒着炊烟的小楼房,看来平原上农民的生活越来越滋润。渐渐的,一望无际的平原上冒起了一两座小山丘,后来小山丘越来越多,连成一片,山势也越来越高。我开始明白我们已经驶出成都平原,快到“雨城”--雅安了,而我们也快要开始最艰险的二郎山路段的旅行。

伴随着车上欢快的藏族祝酒歌,我们的汽车驶下高速路,拐上了川藏公路。这里的山脉就是我们熟知的二郎山。开始,它象一条巨龙,横亘在地平线上,远远的,我们只看见连绵不绝的山体。慢慢的,我们驶进了它的身体,山脉越来越高。坐在靠窗的座位上,贴着玻璃向外望,山体一座接着一座,或瘦削,或敦实,上面长满了绿色的树木,近处是葱绿,山腰是苍绿,远处是墨绿。山腰上还缠绕着一缕缕蒸发出来的白气,袅袅的向上升腾,仿佛是山中仙子高举着洁白的哈达,准备献给我们这些远道而来的游客。景色虽美,可是道路却实在让人捏了一把汗。“二呀吗二郎山,高呀吗高万丈。”这句歌词生动的描绘了二郎山的高,也说明了这段蜀道的难。今天,汽车驶进二郎山的时候,我算是深刻的体会到了。汽车沿着盘山公路向上行驶,公路越来越窄,坡度越来越大,弯道越来越急,油门也越来越响,车窗旁的山峰开始变得一座比一座陡峭。盘山公路依山而建,公路的另一面自然就是陡峭的悬崖,坐在车上回望刚刚走过的公路,山下公路上的汽车正如蚂蚁一样沿着我们走过的道路缓缓前行,如果非要用一个词语来形容的话,那就是--蜗行。真不敢相信自己也是从那么低的山下上来的。

当汽车快钻入4160米长的二郎山隧道时,我看到了路边的一块路牌,顺着提示看过去,我看到了一条夹杂着石块、泥土,凹凸不平的公路,据说这就是老川藏公路。曾几何时,数万筑路大军浴血奋战换来的入藏第一路是多么的兴旺。现在,二郎山隧道的开通,让这一条弯弯曲曲的,从山顶绕过的公路被废弃了。它静静的,落寞的靠在二郎山隧道旁边,蜿蜒向上。只有住在山上的藏民赶着牛羊从它的身上走过。不知为什么,看着条无数战士用生命换来的公路,我感觉象是面对着一位慈祥的老人,它完成了自己的辉煌,现在静静的站在一旁微笑着看自己的儿孙继续自己的事业。这条路可以渐渐废弃,可是它的历史不能遗忘。要知道“忘记过去,意味着背叛。”钻过宽敞明亮的二郎山隧道,我们的汽车节约了三四个小时的路程,继续向西,向西。这时,公路更加狭窄,颠簸;山峰更加陡峭;悬崖下也出现了奔腾不息的大渡河。司机全神贯注的开车,我们则在摇摇晃晃中睡着了,管它多险的路,全交给司机了,各人睡去吧

当我们一觉醒来的时候,汽车已经过了泸定县城,接近我们的目的地海螺沟了。可惜晚上七八点的光线太暗,黑漆漆一片,只是看到一盏盏汽车灯闪烁在我们汽车的顶上、脚下,仿佛星星点灯。这才知道,原来我们走过的路是这样艰险。不知过了多久,看见公路旁有了民房,有了电灯,于是幸福的相互转告着“海螺沟快到了”。

果然,几个急转弯之后,我们看到了磨西镇的灯火,几分钟后,我们背着背包就站在了磨西镇的土地上。我不停的问自己,“梦寐以求的海螺沟,我就这样到了吗?”就在路边的一户藏民家里,一问价,六个人一间房,四张床,一百块一晚上。比起住一个房间四五百块的宾馆来说,这个价位很让我们受用,于是我们背着背包住了进去。

一切安排妥当,我才发现气温很低,于是换上毛衣,邀朋唤友,漫步磨西街头。这是一个不大的镇子,街道两横一竖。却到处是宾馆,街边的店铺以餐馆居多,沿街街沿上是烧烤的摊子,小贩们殷勤的招呼着游人。看得出这是一个以旅游为支柱的小镇。我们正在街上闲逛,一阵欢快的藏族音乐声把我们吸引了过去。原来,在一户藏族人家的空坝子里,人们正燃起篝火,烤起全羊,围成一圈跳锅庄呢。爱热闹的我们马上加入其中,踏着现学的舞步,我们也和其他的跳舞的游人一样尽情的欢笑,尽情的舞蹈。在这个时候,我们真有了一种“人在异乡为异客”的感觉,可是并不孤独,而是一种对陌生地域获得新知的某种满足。

分吃羊肉,畅饮青稞,夜深了,我们也尽兴而归。回到寝室,想起明天还要爬山,于是赶快洗漱,上床休息

↖东↖队↖网↖wWw.DoNgduI.COm/docs/0/17/1786.htm

  • 看了这篇文章您的心情是:【已经有48人表态】
    8票
    感动
    6票
    路过
    6票
    高兴
    6票
    难过
    7票
    搞笑
    6票
    愤怒
    5票
    无聊
    4票
    同情
    【共有0条评论】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