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遍天下,尽在 --- 东队网

东队网

国内旅游

   旅游路线    游记    华东    华南    西南    西北    东北    华中    华北

国际旅游

   港澳台    东南亚    全球旅游    欧洲    非洲    东亚    北美    南美    西亚    大洋洲

户外运动

   旅游装备    自驾游    人在旅途
你的位置:咚咚网 > 国内 > 明星娱乐 >

花甲背包客在 尼泊尔的7天

发布: 2011年4月18日 | 编辑: 队长 | [点击收藏本文]

-东-队-网-wWw.DoNgdui.CoM/docs/0/12/1269.htm 

花甲背包客在尼泊尔的7天

25日走樟木过口岸,去加德满都的车,住长城。1500卢比标间,

26日搬家住加利福尼亚,400卢比,去猴庙,100卢比门票

27日去罗德岗,看活着的庞贝古城。中国人出示护照50卢比门票,车程1小时,单程17卢比。可以住一天。

28日去烧尸庙、大佛

29日去蓝吡尼,当地巴士,550卢比人,住韩国寺。

30日看摩耶夫人祠和王宫遗址,门票50卢比人,照相75卢比。然后赶到博卡拉,350卢比,当地巴士。住博卡拉,500卢比标间。出租车120卢比

31日腐败一天,看雪山,看湖,买水果吃,吃西餐。出租车700卢比来回,

2月1日回加德满都,豪华巴士450卢比人,住加利福尼亚,350卢比。

2月2日回樟木,450卢比人。

一、签证

喜马拉雅山脉的南麓的小国尼泊尔,我从来没有想到去看看它,它离我们太遥远了。

2009年春节我们计划去西藏,在网上看西藏的攻略时,看到介绍走陆路去尼泊尔,打开尼泊尔的攻略,第一个吸引我的是:神比人还多,庙比房子还多。

我们在欧洲游走时候看到西方人对宗教的态度,我就希望了解一下东方人对宗教的态度,这是一个极好的机会。

我们在北京的时候应该可以办签证的,老公说不清楚西藏的情况,不知道是否可以通车,到拉萨了解情况再说。

没有想到我们在东措国际青年旅舍碰到的第一个驴友就是在找伴去尼泊尔,后来我们发现去尼泊尔的人太多了,还有许多人就是为了去尼泊尔再进藏的。

特别是我们在拉萨高反的折磨下,我更加有去尼泊尔的冲动,因为已经有一次高反,我不会再一次为去尼泊尔而忍受一次了。

我们去签证,尼泊尔总领事馆(罗布林卡大门北面的路进去)门前有许多人在等待。10点开门,一直到10:15才打开门,发表。因为一个在等待的驴友认出我,他在网上看到过我的游记和照片,他对我的称赞和我们的年龄让大家对我们第一个领表没有意见,其实许多人在我们前面排队了,我倚老卖老了一回。

我的老本没有带,因为在他们的网上没有看到这样的提示,但是又必须有,告诉我们:可以用传真件,所有的空页必须有。我们只好给女儿打电话,拉萨的街头的复印小店都关门回家过节去了。我们在北京东路上走了两个来回,找到一个大宾馆的商务中心,解决收传真问题,费用是很贵很贵的,150元。签证才175元。

第二天我们的护照送进去时,得到这样的一句话:不能保证你的签证可以通过。我晕!我花了150传真,一天时间,又付了175的签证费,还有老公的签证,他可以过,我们怎么办?没有办法,我只好听天由命了。我们去山南!管他尼泊尔是什么神!

据说在尼泊尔的国王没有下台以前,中国人可以不签证的,不要钱,现在要钱还牛逼。

签证3个工作日就可以拿到。

2009年1月20日拿到本,我迫不及待的翻找,看到签了,我欣喜若狂,比签意大利还高兴。我终于可以去尼泊尔了。

二、从樟木的加德满都

我们3个人去尼泊尔,长沙的小肖也去,他应该在我们前一天走,但是他的母亲一起来拉萨了,因为身体原因,母亲要返回去,只好晚走一天。

从拉萨去樟木可以直接走,10个小时,也可以一路看看羊卓雍措、冰川、江孜的白居寺、日喀则的扎布论寺和珠峰大本营,时间3天。我们是3天到樟木的,包车2600元,吃住自理,进山费分摊。

我们从老定日早上10点走,拉萨北京时间早8点天亮。下午4点过樟木口岸,尼泊尔时间比北京时间晚2:10分钟。

请注意,在樟木一定让司机送到友谊桥,镇上到口岸还有8公里的山路。

先介绍一下樟木的情况。翻过喜马拉雅山脉,穿过聂拉木县城后,进入一个窄窄的山谷,一路走之字下山,山谷里植被特别好,路在修,一段一段的柏油路,然后就是樟木镇,据说当年印度的英军就是从这里进入西藏的。

樟木镇就修建在一面山坡上,一条街把上下连起来,站在友谊桥上看樟木,就是挂在山上的小镇。在这里可以住宿,也可以直接过去,经常有返回拉萨的车,如果车多,就特别便宜。

在樟木我们换了尼泊尔卢比,银行已经下班,员工回家过年去了,我才想起来今天是大年30.我们找私人换的,1:11.65,所有的人都告诉我们在这里换要合算。老公说换100元,小肖告诉他要3000元人民币,他折中,2000元。我的口袋立刻鼓鼓的,几万块钱。

在加德满都1:10.7左右,晚上稍高一些,每天早上低。在博卡拉还低。

许多尼泊尔人到樟木买东西,这里有一个大大的市场,这样过海关的人就很多,但是只有我们3个游客过去。我们的海关是一个漂亮的现代化的大房子,海关人员也很和善(过海关不可以照相)。

走过友谊桥就进入尼泊尔了,在一个小小的平房里,我们要盖他们的入关的章,他们看看护照然后说200卢比,我们特别奇怪,没有在海关交钱的事情,小肖告诉我们,他在拉萨就听说尼泊尔的海关就要钱,不给就拖着不办。我们因为时间的原因,不想和他们费劲,就一人给了他们200卢比。老公说一进门就抢劫。

小肖在拉萨听说过去有车去加德满都,每人80元人民币,但是我们看不到拉活的人,我们到处打听,一个人把我们领到大巴士前,老公听明白这个车不到加德满都,还要换车,我们返回去,找不到一个中国人,他们的英语老公听不明白,老公的英语他们听不明白。我想起我有一个长城宾馆的电话,可以问问他们这里的情况。30卢比打了一个长途,告诉我们2400卢比可以到加德满都。

所有的一切是因为老公不想去尼泊尔,没有做功课。

我们开始按照这个价钱找车,一个尼泊尔人告诉我们:路,没有。他说的是中文,我们不明白他的意思,他说去加德满都4700卢比。我们不同意,另外一个人2500卢比找了一个小车,我们坐上去加德满都。车是70年代的破丰田车,没有后视镜,可能怕警察查车,把后视镜放在驾驶座旁边。

我们开始上路了,特别破的路,一路扬尘暴土的,和美丽的山间优美的自然风光还有漂亮的高山梯田形成巨大的反差。

我们以为可以一直到加德满都了,没有想到还有许多故事在等着我们,先是车爆胎了,在路中间换轱辘,我没有碰到过爆胎的事情,因此不知道它的危险性,后来还是老公给我讲了一下,我才有些后怕。我们高高兴兴的照相,因为每过一个车,都是满满的人,车顶上的人让我们兴奋。

然后我们继续赶路,在一个小镇开始补轱辘,30分钟没有弄完,天已经暗下来了。在我的催促下,我们继续赶路,在一个地方看到许多的车,堵车了。我们开始紧张起来,车继续往前开,我以为我们可以过去。在一个能够看到一堆火的地方,司机把车停下来,让我们下来,背行李。我们特别奇怪,司机让我们跟他走,找到一个人,说:2500卢比。我们一点都不明白,那个人会一点中文告诉我们过不去了,他把我们送到加德满都,现在让我们给那个司机钱。我们明白了,在樟木为什么说路没有,其实就是堵车了,走不了。这一段就要我们2500卢比。下一段还要我们2500卢比,而且在路通了以后才能走。

我们了解之后明白,原来这个地方的一个人出了车祸,当地人堵路来讨公道,已经一天的时间了,因此在樟木没有车过来,那个给我们找车的人看我们英语太烂,骗了我们,害我们在这里数星星。这里的警察也不管事情,拿一个小棍站在那里看,当地人也不生气,都下来走路,或者就呆在车里不动。看到我们气急败坏的和司机喊,他们凑过来打听一下,笑笑走了。

我们找不到能够帮助我们的人,只好自己找车,在没有找到车之前我们不给司机钱。我们走过路障去看看那面的车有没有返回加德满都的。一个巴士司机要我们5000卢比,老公和他搞到4000卢比,因为已经很晚了,我们实在不知道在这里会发生什么事情,好在小肖不在乎钱。老公用烂烂的英语又是说又是写的,现在可以感觉到我们又出国了。

我们就在准备坐大巴士去加德满都的时候突然发现汽车都在发动,我们立刻跳下巴士,拉着我们的司机,让他把我们送到加德满都,但是他还是不行,我们只好去坐那个会一点点中文的司机的车,到现在我们已经没有搞价钱的精神了,2500卢比打发了前边的司机,他感激涕零的谢谢我们,2500卢比又坐上一个越野车往加德满都。出了多了一倍的钱才到加德满都,我好心痛呀,不过我们领教了尼泊尔的交通。

到长城宾馆的时候已经过了北京时间12点,他们的中国人聚会结束了,北京的春晚也结束了。本来我们是想赶今天的聚会过年的,否则我们会在樟木住一个晚上的,结果,我们还没有吃饭,找老板要了几个馒头和一盘泡菜。这就是我们的尼泊尔之行的第一天。这就是我们2009年的春节,我们两人无所谓,小肖却忘不了了,在尼泊尔他逢人就讲,这是后话。

当天晚上在长城宾馆我们碰到两个中国人,一个听说我们没有攻略,立刻把他的攻略送给我们了,这是在马来西亚工作的小伙子,另外一个女孩子成为我们的免费向导,在加德满都天天是她领我们游玩。而且她的英语很好,我们就省心了,漂亮的小刘。这是不是老天给我们安排的呢?

我们当天晚上住在长城宾馆,虽然贵,但是我们已经很累了。长城宾馆的老板告诉我们,在尼泊尔堵车是经常的事情。

比房子多的庙,比人多的神

尼泊尔是世界上的唯一的印度教国家,92%的人信奉印度教,其它是藏传佛教。

加德满都是尼泊尔的首都,和巴德岗、帕坦为加德满都谷地,是这里的必游之地。

尼泊尔语是官方语言,但是那些小商贩都会说英语,他们不使用阿拉伯数字,用尼泊尔的数字,如果要记住汽车的车牌是很费劲的。

第二天我们从长城宾馆搬到加利福尼亚宾馆,在凤凰的对面。在加德满都,所有的中国人都知道长城、凤凰宾馆,还有泰山和苏杭,但是我们没有碰到在泰山住的人。

我们住的不是中国人开的宾馆,就因为便宜,比凤凰省一半的钱,400卢比一天,还可以到凤凰找信息。在这些中国人开的宾馆可以吃到中国菜,加德满都的泰米尔区有各个国家的饭馆,小刘就介绍我们去吃一家德国的咖啡馆,作为午餐。

我们今天去猴庙(斯瓦扬布寺,也是四眼天神庙),因为有几百只猴子在这里而得名。小刘拿了一本孤独星球的攻略,还请人画了一张地图,我们就开始了在尼泊尔的旅游生活。

在大街小巷的穿行中,小肖在不停的照相,老公也如此,我是在不停的惊讶中前进。

加德满都的街道是拥挤,破烂,到处都是商店和小摊小贩,三轮车、汽车和行人走在一起,没有人行道,而且特别的窄。没有铺路面的街道,在大风中扬起灰尘,许多塑料袋都已经被人们踩的烂烂的,新的塑料袋在天空飞舞,没有人清理垃圾。为了遮挡尘土我把冲锋衣的帽子戴上,天气很热,但是没有办法。

尼泊尔人有雅利安人和蒙古人,雅利安人高鼻深目,皮肤比较黑,蒙古人和中国人相似。女人穿纱丽,特别鲜艳,大部分是红色的,裹大披肩,穿拖鞋。男人穿着随便,许多人带他们的国帽,也把围巾包裹在头上或脖子里。

拥挤、嘈杂、纷乱、喧嚣、肮脏和原始的精美、绮丽、奇异,神秘交织在一起,一切都在撞击你的视觉、听觉和所有的感官,让你应接不暇,大脑来不及处理这么多的印象,只剩下惊讶和一种莫名的恐惧了。

我们在猴庙前惊呆了,这是什么地方,这些建筑是干什么的,有些似曾相识,那些佛和白塔,有些就不认识了。大大小小的数不清的叫不上名字的东西从山脚下一直铺上去,我们沿台阶走,来到山顶,这里的庙更壮观,仔细看看,特别精美,漂亮、另类、奇特的雕刻。特别是那个大大的白塔上的眼睛,在任何地方都能够感觉他在看你,中间的眼睛是第3只眼,为什么叫四眼天神呢?还有那个问号一样的鼻子,据说这个鼻子是尼泊尔文的“1”,解为人佛合一的意思。

这里的游客多,当地人多,孩子多,然后就是猴子多了,和所有人一样,他们在这里跑来跑去,游客被告知:不能在这里吃东西,小心猴子抢吃的。

小肖给孩子糖,目的是照相,那些孩子就一直跟我们在庙里转,一直到我们走了,才看不见他们的身影。

有许多志愿者在擦洗转经筒,而且都是西方人,一个澳大利亚人在第一个,因此我们和她照相,因为我认为她有佛心。不知道她能够懂这里的一切吗?

我们慢慢的仔细的看,依然研究不出个名堂,就看看热闹了。如此密集的修建许多宗教建筑还是第一次看到,仿佛我们置身于一个宗教的树林,我开始体会到:有多少房就有多少庙,有多少人就有多少神。在这里你不知道那个是庙,那个是神,让你眼花缭乱的。只有一样是统一的,那就是任何神呀、庙呀前都有红的东西,有的抹的特别多,我在一个小庙前也去抹了一点,点在自己的额头前,我看这里的男男女女都如此,入乡随俗吗。

这里是看加德满都最好的地方,眼前是密密麻麻的房子,一个大都市就在这里。小刘告诉我们,不能修高于多少米的建筑,否则会让加德满都遭遇灾难,不知道是否如此,反正没有太高的建筑。

老公现在不停的说,尼泊尔是一个应该来的地方,没有想到是这样的一个地方。

我们在这里买了两个小挂饰,上面有佛眼和六字真经的,在我买的时候,老公在另一个摊前看钵,好像是铜做的,拿一个小小的木棍在上面转,就会发出响声。那个卖东西的在压价,从800卢比开始压,到300 我们还没有买的意思,我们上去看庙,下来时已经只要100卢比了,我实在不知道它应该价值几何,但是我的挂饰一定贵了。我知道尼泊尔的东西可以如此搞价了。

我已经怕了这里的尘土,回去的时候想打车可能好一些,没有想到车一样走我们来的路,而且大开窗户,这样我们的车扬起的土在我们的车里,好恐怖。

晚上小刘带我们去吃尼泊尔饭,一种面条,其实就是我们的面汤,还有一种饼,有些和土耳其饼一样,还有咖喱,可以接受,不贵。

我们在泰米尔区逛,这里是加德满都的古城,而且是他们的市中心,也是旅游者住的地方,同时还是购物者的天堂。我们看到琳琅满目的商品,各种各样的手工艺品、毛线制品和纸制品,太诱惑我了,但是考虑到今天在猴庙的遭遇,我不买,看看小肖什么时候买,他是专门跑来买东西的,弄的我以为他是做生意的呢,其实他就是为了出国才来买东西呢。

没有想到的一个问题是我们逛的高兴时,突然停电了,不过各个商店马上开了发电机,大家欢呼一下,继续逛。

这以后天天停电,我们仿佛回到国内的上世纪50年代。

我们在这里没有开通国际长途,只好打地方的长途,在小刘的指引下,我们找5卢比一分钟的电话,大部分是10卢比一分钟,许多中国人都这样打电话。

我们回到凤凰,在餐厅看到许多曾经在拉萨东措碰面的中国人,大家互相交换一下信息,回去睡觉。

这里的中国人真多,我说中国的黄金(粥)周都淤了出来了,跑到尼泊尔来了。

在烛光中洗漱,水不是很热,不能洗澡,因为尼泊尔没有足够的电,热水是太阳能的,每天下午的3~4点钟是最佳洗澡时间。

晚上睡觉前一定记着把电灯关了,否则睡到半夜来电,灯突然亮了,影响睡觉。还有如果需要充电的电器就插在插座上等电来,没有别的办法。

尼泊尔的水是不能生喝的,除了瓶装水就是开水,我们天天去长城宾馆的餐厅灌开水,我们没有带热水器,不过带了也没有用,不知道什么时间停电,也不知道什么时间来电。这就是尼泊尔。

活着的中世纪古城

巴德岗(Bhktapur)在尼泊尔语意为信仰之城,是加德满都谷地的三城之一,是13世纪到18世纪马拉(malla)王国的首都,海拔1400米,面积138.46平方公里。曾经受到地震的破坏,但是大部分城市建筑保存完好。

在尼泊尔的第2天,我们去巴德岗,距离加德满都1个小时车程,一个远古时期王朝的首都,也是世界遗产,尼泊尔有7个世界遗产,来吧!看看这里的世界遗产。

我们坐巴士去巴德刚,在王后湖的十字路口有许多巴士,幸亏有小刘的准备,否则长龙般的巴士和乱糟糟的场面让我们很难找到去巴德岗的汽车。

我们坐上去巴德岗的巴士,17卢比人,和当地人一起,在土路上颠簸着,人不算多,没有拥挤的场面,但是为了拉客,负责卖票的人一直吊在车门上,现在我才知道不是因为人多挤不进去。

在巴德岗的大门前,卖票的查看我们的护照,中国人可以用50卢比,其它国家的750卢比,第一次骄傲了一下。

巴德刚的路是红砖铺的,由于年代久远,路面已经坑坑洼洼的,但是当年的风采还是保留了下来。宽宽的大路,一直铺下去,两边的房子也是红砖盖的,精美的木雕已经开裂,各个神仙的姿态却栩栩如生,许多老人坐在门边,呆呆的看着路上的游客,没有任何表情,和木雕一模一样。我们沿路走下去,在一个庙,其实是一个开放式的广场,看到传说中的湿奴婆的坐骑——一个有翅膀的神。

我们去看陶瓷广场,许多人在用原始的办法生产陶器,他们那样的努力,那样的平和,那样的认真,在树下,在阳光下,劳作着。周围散放着打完颗粒的谷草,牛在慢慢的踱步,孩子在土地上嬉戏。看到他们,你会忘了时间,很难相信现在是在21世纪的第九年 。

我们来到杜巴广场,这是最大的一个杜巴广场,加德满都谷地一共有3个杜巴广场。

已经是中午了,我们直接进到广场边的酒吧,在一个古代建筑中,2楼有一个回廊,摆放了餐桌,在这里可以看到杜巴广场的一切。这个广场依然是红砖铺地,四周都是古建筑,我们面对的庙是供奉湿婆奴的恐怖相,这是我临时看攻略书知道的,至于谁是湿婆奴,好像是印度教的一个神吧,我不清楚。只是有一点我明白,那个庙的上供的地方就在那个小小的窟窿里,我下去以后专门去那里放了5卢比。这个庙没有大门,要进去是从右边的小庙里过去才有一个小门。

我们的左面是高高大大的一个庙,有许多雕像摆列着,五层基座,从下往上,是大力士、象、狮子、鹰、怪兽。这是尼泊尔境内这样的庙最大最高的一座了。

这些庙是不可以进去参观的,就是他们的信徒也不可以进去,只有神职人员可以瞻仰那些神的面貌。有108个女神雕像和猪嘴房檐是这里必须看的,但是雕像在特别的高的地方,我们几乎是处在掉帽子的位置看雕像。

每年的4月他们要搞祭祀活动,用战车拉着湿奴婆的恐怖相来**,是这里的最大的宗教活动,现在他们的战车的各个部件就放在庙的围墙边,人们走累了,就坐在那里休息。

沿红砖铺的路继续走下去,就到王宫了,可以进去参观,没有金碧辉煌,没有富丽堂皇。就是许多的精雕细刻。

但是里面的印度教庙是不可以进去的,印度教徒进去是要脱下鞋的。他们供奉蛇,有许多眼镜蛇的雕像。

王宫外的广场也很大,有几个建筑仿佛和吴哥石窟类似,还有一座长廊一样的建筑,这里的一切都是没有看到过的,也想不出是做什么的,我们就是一群没有开化的傻瓜,在这里游荡,除了眼睛就是相机不停的咔嚓。

结果是有许多许多的照片,回来看看,几乎张张都可以让大家欣赏。

这个巴德岗就是一个红色的古老的城市,到处是红色的砖建筑,时间把它们剥蚀的满目疮痍,但是依然保持了他们的红色。这里的人们在这样一个古老的破败的神圣的原始的城市中安静的生活,孩子天天面对游人的镜头好奇的神态依旧,妇人们则忙碌他们自己的生活,老年人没有表情的面孔告诉人们他们的经历已经不用表情了。

烧尸庙和大佛

尼泊尔是世界上唯一的印度教国家,因此在城市中有许多印度教的庙,但是非印度教徒是不可以进去的,我们只能在外面看看。

我们在加德满都最想去看的就是烧尸庙了。在媒体的介绍中我们知道印度的恒河是印度教的圣河,许多仪式是在那里进行的。我们却不知道在尼泊尔才是真正的本源:这里的帕斯帕提神庙是印度教最主要的庙,每年许多印度教徒都要来这里祭拜。庙门口外的巴格巴蒂圣河是他们在去世后的最后一段路程,河对岸有一排白塔,许多教徒坐在那里思考生与死的问题,因为他们面对的是印度教中的湿婆创造力的林伽,就是生殖器。这些都是我们站在河边看他们处理印度教徒的尸体时一个导游讲的。

大家可以想象一下,亲人把尸体搬到河边,用河水洗涤,然后火化,青烟袅袅,化为一堆灰烬时,河对岸的人们在洗衣服、在苦思冥想、孩子在嬉戏,甚至有一个孩子在尸体的脚下的河边,手拉一根绑着东西的绳子来回走,后来听说他在打捞财务。这样的图画表现的是什么?

许多的游客都来这里,寻找他们的答案,我不知道他们的感受,我困惑、好奇、惊讶,更多的是震撼。

中国人对死是恐惧的,常说:连死都不怕,还有什么害怕的。而且我们对死亡的一切都是躲避的,没有人愿意去坟地,认为死是不吉利.

不知道印度教对生死观的认识,他们处理尸体的办法却是奇特的。

河边正对庙门的四四方方的台子是王室专用的,左面的是富人(贵族)专用的,桥的左面4个台子是平民使用的,在这里体现了等级,其它的一切我们看不明白,也不知道。

我还有一些害怕和恐惧,而且自己对死亡的认识让我不敢到尸体跟前,我们的同伴不怕,真正的初生牛犊不怕虎,老公也无所惧怕的样子让我恨的牙痒痒。

这里的庙仍然不容许非印度教徒进去。外面有许多建筑可以看,悠闲的神牛和鸽子在一起,老年的妇女把自己对神的崇拜捻进灯埝里。不过大部分的游客看完烧尸就走了。

我们离开烧尸庙去看大佛塔,比猴庙的大佛塔高许多米的佛塔。 博达哈大佛塔是全世界最大的圆佛塔,白色巨大的穹形,气势不凡,给人以宽大为怀的感觉。在宏大的白色覆钵上有个方形塔,四面都画有巨大的佛眼,表示佛法无边,无所不见之意。佛眼上面是座金色的尖塔。塔基外缘刻有108尊阿弥陀佛的小浮雕,小佛像沾染着红色涂料及戴着黄花。经幡随风飘扬,这些都是人们还愿时绑的,藏人称经幡为风马旗,藏语称隆达。旗子有五种颜色,分别代表构成世界的五种基本元素,红色为火﹑蓝色为天﹑白为云﹑绿为水﹑黄表地。上面印着佛经,保佑众生。中有一马,乘风而上,直达天国。在底下的壁瓮有西藏祈祷轮,朝圣者一面念着经文一面转动着祈祷轮,听说要念一千遍才能修得一份功德。

我们的免费导游——小刘领我们到一家餐厅的阳台吃午饭,边吃边看漂亮壮观的大佛塔,许多游客都在这样的餐厅就餐,实在是一种享受。

我们走到塔基上转经,原本打算多转几圈,为家人和自己祈福,结果,今天的太阳是特别的厉害,我们没有考虑到尼泊尔的气候,根本没有合适的衣服,我在刺眼的阳光下只想赶紧离开这里,就去下面的大转经筒转经去了。

我们今天去烧尸庙的时候走错了路,先到一个地方,不知道是干什么的,但是,是和他们的宗教是关系比较密切的地方,有许多人在这里算卦,这是按照我们的常识来理解的,相当的神秘。而且这里也是一条河,最后的感觉是和巴格巴蒂圣河是一条河,就是没有弄清楚是在烧尸庙的上游还是下游。发一些照片吧,都没有办法去找资料。

去蓝吡尼

小刘要去印度,小肖就在加德满都,我们决定去蓝吡尼——释迦牟尼的诞生地,寻找佛。

我们在小刘的帮助下顺利的坐上去蓝吡尼的当地巴士,开始我们的蓝吡尼之旅。

从加德满都出发,一路是山路,回头看看加德满都,明白为什么叫加德满都谷地。依然是窄窄的路,我一直担心堵车,10个小时的路,如果堵车那可就不知道什么时间到了。而且在这里堵车是经常的事。

汽车走过大山,来到平原,走走停停,不时停车有人上下,车里越来越挤了。在一大片树林边,司机居然开始买木材,是可以烧的,都扔到车顶上,在这里停了有10分钟之久。车里的乘客都安安静静的等待着,没有一个人大声说话,看样子这里的司机利用工作方便自己是习以为常的。游客除了我们两个,还有一对西方人和一个韩国人。我们入乡随俗,只有耐心两个字。

沿途的风光和国内的南方没有太多的区别,就是有庙和穿纱丽的女人。

下午5点钟左右我们到白热瓦,一般的车到这里就不走了,我们这趟车去蓝吡尼。乘客下去后,就只有我们、韩国女孩、男孩(半路上车)和一个当地人。司机开始卖他的木材,我们等了半个小时,在我的催促下,汽车走上去蓝吡尼的路。结果只走了10分钟就再一次停下来,告诉我们,前面堵车,不能走了。

我们几个开始和他们理论,老公的英语没有一点进步,韩国女孩的英语强不到那里,韩国男孩干脆不张嘴,我是缠着司机,让他给我们想办法。最最可笑的事情发生了:司机叫来两辆三轮车,让我们坐三轮去蓝吡尼。我让老公问蓝吡尼的距离:坐三轮走3个小时。晕!我们到到不了还要把蹬三轮的累死。我们坚持让他们给找车,最后找了一个面包,同时上来许多人,都是去蓝吡尼的。这时我明白了,司机认为我们人太少了,不想跑车了,就把我们卖给另外一个车,好在我们坚持要了100卢比,四个人的车票,否则我们要再掏50卢比。

折腾一溜够,天已经晚了。我们下车后就什么都看不见了,这时候我们一共五个人(一个在上海工作的东北女孩 )一起去韩国寺。在加德满都所有的人都说去蓝吡尼住韩国寺.

蓝吡尼是佛祖释迦牟尼的诞生地,这是一个研究佛学的德国人在1895年考证出来的,并且在这里找到布达(释迦牟尼的世名)妈妈生布达时踩的石头;当年的宫殿和用大象运来的阿育王柱等。

这里紧靠印度,据说特别干旱,缺水。尼泊尔政府拨了一大块地,各国在这里修建寺庙,现在有韩国寺和中华寺,还有德国、瑞士等国家的寺庙,不知道修建的如何。

再说我们几个人摸黑前进,我们根本没有攻略,也就没有一点概念了,原以为可以依靠韩国女孩,没成想韩国女孩和韩国男孩一起快快的走,大有把我们甩掉的架子。其实在路上那个韩国女孩一开始还和我们示好,请我们吃香蕉。

而那位最后上车的东北女孩是没有受过一点点户外训练的,她背不动她的大包,我们又不好意思把她抛弃,我就帮她背她的小包,急急的追赶韩国的男女,他们有一张大大的地图。

整个的过程到现在我都感到可笑:远远的灯光不是我们要去的地方,没有一点点亮的地方是韩国寺,我们走在一条土路上,不断的停下来等我们的同胞,还紧紧的盯着前边的人,怕他们把我们甩了。幸好我们每个人都有一个灯,可以照亮自己的脚下的路。后来,我干脆大声的呼喊前边的韩国人,每一次的呼喊他们都停下来等我们一两分钟。我们当时就是处在伸手不见五指的环境里,在这样的黑暗中突然听到婴儿的哭声,吓的我们毛骨悚然,可是我们根本顾不上害怕,倒是害怕韩国人把我们甩了。就这样我们走了30分钟,终于看到一个火光——世界和平之火。在这里拐弯2分钟的路,进韩国寺。我的心终于放下了,身上的汗把衣服都湿透了。

后来我们听说婴儿的哭声是一种叫狐狸狗的动物的叫声。

我们在这里住下,地铺,垫子很厚,被子也干净,4人一间,每一间房子有一个卫生间,男女分房,不收费,管饭,但是,过了饭点没有饭。我们到这里已经当地时间9:30多,肯定没有饭了。我们找了热水,拿出自己带的酥油茶和牛肉干与东北的小姑娘一起吃,韩国的女孩在登记的时候表示不愿意和我们住一起。

老公和一个上海的男孩,还有那个韩国男孩住一起。

一夜无语,早上4点,东北的女孩要去看这里的早课,起来把我吵醒了,我不去,因为在国内的五台山我看过他们的早课,我想大同小异,睡觉才是重要的。

6:30,和尚开始敲门,叫所有的人去吃早饭。我立刻起来。因为昨天等于一天没有吃饭,我实在不能再委屈自己的肠胃了。

我们的东北小同胞不吃饭,说自己不舒服,开始补觉。

早饭是糙米饭和萝卜汤,泡菜、野菜和粥,不好吃也不难吃,吃饱就可以了,自己洗餐具,不能浪费食物。就餐的人大部分是韩国人,我们看到一起走的韩国女孩,和她打招呼,我认为这是一个起码的礼节,没有多去考虑是否合适。

今天是一个大雾天,以我的经验,9:00左右太阳升起来就会晴朗了。雾特别的大,我们去看中华寺,看韩国寺,看摩耶夫人祠,看王宫,看菩提树,看阿育王柱,看一切一切的景致都是在雾里。记得上文学欣赏课的时候老师告诉我们:雾里看花、灯下看美人,是最好的意境。今天我们可真真的雾里看花了,就是什么也看不清,而且都9:00多了,雾根本没有消散的意思,反而越来越浓了,我们就在影影绰绰之中看了佛祖,找了佛,是否可以这样认识佛呢:他离我们远,离我们近,可以感觉他,不能接近他,直到感悟了佛意,才能看到佛的面貌。

来这里的游客大部分是佛教信徒,那个和老公住在一起的上海小伙子就是陪妈妈专程来这里拜佛的,他们是好几家人一起,飞机来飞机去。还有新加坡的一个旅行团,都是年纪大的老人,特别虔诚的拜谒佛祖。在阿育王柱前许多信徒坐在那里听佛经,我们不是佛教徒,不敢轻易的走近,远远的默默的拜谒了阿育王柱。

看看时间还早,没有其它的景可以看了,我们决定去博卡拉。

在摩耶夫人祠门口有三轮车,为了省时间,坐了三轮车,讲好价钱:90卢比,先去韩国寺,再到公园的门口。我们第一次坐三轮,看到车夫弓着背吃力的蹬,我们实在坐不下去,每到有坡的地方,就下来走。到公园的门口我递给车费100卢比,告诉他,不要找钱了,但是车夫不要钱,嫌少,说要印度卢比,我们不知道印度卢比和尼泊尔卢比的汇率,而且一开始也没有讲是印度卢比,这时候过来巴士,我们就急急忙忙上车了。

现在我们知道,在尼泊尔和印度的边界是要印度卢比的。再和他们当地人打交道是要提前敲定的。

到白热瓦的当地巴士车站350卢比/人,8个小时的路程去博卡拉。我们在车站买了食品,不敢吃路边的小吃,因为所有的人都告诉我们;不要随便吃路边的小吃,会闹肚子的。

他们在路边煮方便面的操作过程:一个女人盘腿坐在炉子前,把鸡蛋直接打在平底锅里,放在火上,用小勺不停的搅,让鸡蛋不粘在锅底,然后拿一个小葱头在手里切碎,放进锅里,继续搅,再放点水,把方便面揉碎放进去,煮开,水只能刚刚淹过方便面,放盐/味精,倒出来,可以吃了。方便面成了一锅糊涂。

我们离开蓝吡尼,不会再回来了。

博卡拉的腐败

博卡拉是尼泊尔的旅游胜地,可以去看8座8000米以上的山峰,可以在湖中荡漾小船,还可以去徒步去体验户外的乐趣,当然更可以还好好的腐败一下。

在尼泊尔坐车,告诉你在路上的时间,一般是可以准时到的,这个时间里包括司机在路上的买卖时间。除非遇到不可抗拒的事情,就象我们从樟木到加德满都,从白热瓦到蓝吡尼。

到博卡拉已经天黑了,这回没有在把我们当做商品卖一回了,因为车上的人特别多,而且把其他车的乘客都拉上了。我们就在拥挤不堪、臭气烘烘的车厢里蜷缩的到博卡拉。路上还上来两只活羊,当然没有和我们挤在车厢里,是在车顶上,如果可能,牛也可以上去。为了保证羊的安全,车上负责拉客的小伙子坐到车顶上。我想他一定冻坏了。

司机是一等的,售票的是二等,负责揽客的是三等,一路是不能坐的,站在门口看是否有人上车,遇到乘客有行李,必须帮助乘客把行李搬到车顶,乘客下车,再把行李送下来。

我们在一个不停的叫“爸爸妈妈”的司机拉扯下坐进他的出租车,120卢比到旅馆,行李直接进房间,500卢比一天的住宿费,一切我们都满意,就在这里住下吧,因为我们两天都没有好好吃饭和休息了,没有精神去找下一家。

在巷口的西餐厅吃了饭。这里和加德满都一样,没有电,我们把手电筒就挂在脖子上。各个小店前人头攒动,在灯光中恍恍惚惚的,我们实在累了,顾不上看博卡拉夜晚的街景,回去洗澡睡觉。

早上我们站在阳台就看到漂亮的鱼尾峰的日出,虽然有雾,不是特别的清晰,但是依然漂亮。蓝蓝的天空中耸立的被阳光染红的雪山,薄薄的雾气如一层轻纱般包裹着在山体,慢慢的飘荡,让你感觉鱼尾峰仿佛在摇动似的。

坐在阳台边吃早饭边看美景,院子的甬道两边种着鲜花,穿纱丽的女人用水清扫门前的尘土,一个苦行僧走到院子里乞讨,一个又一个的家庭旅馆在路的两边排开,造型各异,精心打造。没有欧洲的一些旅游圣地的奢华,有的是他们的质朴特色。

我们去山上看博卡拉全景,看雪山。坐出租车往返700卢比,一个游客告诉我们,他们去那里800卢比,我们就没有搞价钱。到那里(半山腰,然后爬山)司机让我们在一个狭小的平台照相,就回去,我们不同意,要求他等我们一个小时,这是我们事先没有想到的,还好,司机比较好说话。我们急急忙忙的爬山,碰到一队人,是昨天晚上住在山上的,可以看到更加漂亮的日出。

雾始终没有散,8座山峰看不清楚,遗憾呀。照相,然后下山。

许多人都在这里划船,因为公略告诉人们在湖里可以看到雪山,想想在蓝天白云下清澈的湖水中,一页小舟轻轻的荡漾,面对雄伟的雪山,就是天大的享受了。

划船的费用不贵,一天不限时间200卢比。

我们没有划船,今天天气多云,看不到雪山。美丽的湖光山色一览无余,我们就找一个湖边的餐厅,坐在舒适的椅子上,躲在树阴里,眼前是树木婆娑,菜园青翠,大有“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意境。

我们看水,看山,看船,看天上飘飘荡荡五颜六色的滑翔伞,吃西餐,喝尼泊尔奶茶,然后就是吹牛。腐败呀!我们一贯的穷游精神就这样被自己抛弃了。

太多的中国人来这里旅游,一拨又一拨的人来吃饭,我们就和他们聊天/吹牛,那叫一个爽呀。他们都是飞来的,知道我们的行程各个佩服的了不得,我们也自豪啊!虚荣心得到充分的满足。

最后我们吹腻了,决定去看街景。博卡拉只有一条街,慢慢的走过去,沿街的铺子大部分是卖各种旅游商品的,和加德满都的商品没有什么两样,只是价钱贵了,而且砍不下来。游客很多,络绎不绝的,因为这里是世界有名的徒步者的天堂,所以户外店特别多,骑自行车的人也很多,在这里感觉就是西方人开发出来的旅游胜地。

这里最好的是干净,和加德满都相比干净的指数是‘1’。这里还有一个特点,就是没有特别浓郁的宗教色彩。而且这里可以看到许多穿牛仔的女孩子,他们已经是很开放的了。

在尼泊尔我们的感觉是他们很质朴的,一路看不到他们大声说话,再困难的情况他们也默默忍受,没有听到小心安全的问题,我们也就特别的放心的行事,一般不和他们讨价还价,只是在商店买纪念品时讨一下价,大部分是问旅友价格做到心中有数,没有想到,在这里还是不可以掉以轻心的,商品经济、旅游胜地、金钱的诱惑一样侵蚀他们的善良的心。

我们让当地人宰了3刀

第一次是我们住旅馆,因为是他们在长途站接的,这里的规矩是住司机介绍的旅馆,可以不付车钱,由旅馆的老板付,我们不知道,自己付了120卢比。

第二次是买芭蕉,老公说,没有多少钱,不用问价钱了,结果卖芭蕉的人要150卢比,因为我们买过,知道150卢比可以买2~3斤,而现在只有1斤左右,但是我们错在前,就不情愿的付了钱。

第3次,是我们离开博卡拉时,司机要我们150卢比出租车钱,80卢比就可以了,其实我们根本不想坐旅馆的车,是看到老板把睡梦中的司机叫起来了,不好意思,没有想到他们好意思要钱。而且我们的口袋里没有150卢比的零钱,司机也找不开,我去卖水的小铺换钱,他们又趁火打劫,一瓶水20卢比,给我30卢比,我那个气呀,就是不会英语,否则一定骂他们了,我的声音已经提高到80分贝了,没有办法,我只好接受30卢比的水,在给司机钱的时候,我突然想到:为什么给他150卢比,都是他惹的。我就给他100卢比,一瓶水,让他自己去和卖水的老板交涉。因为我的声音很高,许多人都围过来看,结果看到我的办法,大家都笑了。那个司机也不好意思了,自己拿水去找老板换钱了。

虽然这里的人想方设法去占点小便宜,但是人还是很纯朴的。我喜欢尼泊尔的人们。

我们在博卡拉好好休息了一天,坐旅游巴士返回加德满都。旅游巴士和当地巴士相比就是天堂和地狱的感觉,450卢比/人,也不贵。这辆巴士有一半是中国人。中国的黄金周已经“熬”到其他国家了。

我们没有去徒步,因为时间关系,我们没有太多的时间在尼泊尔了。我们的计划在西藏还有呢。

再见!博卡拉,美丽的旅游胜地。

再回加德满都

返回加德满都,我们依然住进加利福尼亚,老板给我们350卢比壹晚。我们在凤凰定明天去樟木的车,400卢比/人,然后打电话给女儿。凤凰的留言板上,小刘的字条告诉我们:没有签下印度,只好回拉萨。

还有不多的时间,我们一定得去看看加德满都的杜巴广场。我们又坐三轮车,这是一次错误的选择:他把我们拉去,目标太大,收票的保安立刻过来叫我们买票。其实所有的人都在这里逛,没有人去管。

我们去找其他的路,一个放射状的广场,条条大路通广场呀。结果我们看到尼泊尔最好的马路,带马路牙子的路。路两边是品牌店,还有许多高档首饰店,漂亮的饰品晃我的眼睛,拽我的腿,但是老公不会给我买,只给我拍下照片让我看,呜呼!

加德满都的杜巴广场据说有50个庙,我们不知道,反正到处都是庙,建于17~18世纪,著名的有独木庙(kasthamandap),活女神庙、湿婆庙、马居德瓦尔神庙,回来查资料,只把活女神庙和马居德瓦尔神庙比对出来。而且我们还看到活女神,他每天只露10分钟,我们歪打正着的看到他。

这里也是世界遗产,特别值得看看的地方。不仅仅是这里的庙,而且可以看到尼泊尔的人们的生活,老年妇女在卖菜,许多的旧物的跳蚤市场,放射形的广场的周边小胡同里的低矮的门里的作坊,我们实在没有时间了。如果有时间,在尼泊尔最少呆15天,175元的签证费才没有浪费。

这里也有王宫,好像不让进,也有印度庙,那时当然不能进的。我们坐在高高的9级台阶的大庙的台阶上看人来人往的加德满都的傍晚的热闹:拥挤,纷乱,嘈杂,忙碌和悠闲,自在的画面融合在一起,现代和原始融合在一起,牛、狗、鸽子和人融合在一起。

在人流中我们慢慢走回去,找我们的晚饭,我们在尼泊尔的最后一顿晚饭,明天我们就要离开这个神奇美丽漂亮的陌生的国家。

把我们的尼泊尔饭照下来留影,叫“馍馍:MOMO”的饺子。

然后再逛那些小店,把我们口袋里的卢比处理一下,我们一共买了3条披肩、3个小包,两双鞋和外孙子的衣服,还有自己的帽子。

仍然没有电,我们早早睡了,明天5;00起床坐车。就在凤凰的门口。

当地时间11:30我们到了樟木,过了口岸,把所有的零钱送给海关的官员,明目张胆的敲诈依然在进行中,贫穷落后的国家。

我们的海关明亮干净,我们的海关工作人员和蔼可亲,一位MM大声的喊到:回家了!还是自己的祖国好呀!

前后7天的尼泊尔之行,让我们看到一个另类的国家,保存了大量文物古迹,依然在利用的文物古迹的地方,狡猾而质朴的人们,漂亮美丽和肮脏交织在一起的生活,落后原始和现代交织在一起的国家。

  • 看了这篇文章您的心情是:【已经有49人表态】
    9票
    感动
    4票
    路过
    7票
    高兴
    3票
    难过
    7票
    搞笑
    10票
    愤怒
    5票
    无聊
    4票
    同情
    【共有0条评论】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精彩推荐